设置

拣回来的乞丐母女19


本篇最后由 冰雪的星空 于 2016-9-20 23:52 编辑
大学毕业后,俺跑到南方发展,满心以爲可以大展拳脚。事实却是残酷的,
医学院年年扩招,本科生就连县医院都进不去。最后好容易在一个小县城的一家
私人诊所找了份工作。老闆和老闆娘都是外地人,来这发展七八年了,孩子
丢在老家给老人照顾。我刚做了一年,老闆说孩子要上学了,准备把诊所脱手,
回老家去发展。
    县城有条河,从城中间穿过,这家诊所就在河边,是一栋三层小洋楼,大
概有一百多平米。一楼是诊所,摆了几张床,一个药柜,主要就是打针输液抓
药。一楼还有个车库,跟诊所有个小门通着,用来停放一辆黄色小面包,主要是
老闆进药用的。二楼有两间卧室,厨房跟洗手间。三楼空荡荡的沒隔开,沒收拾
,堆放些杂物。还有个地下室,做药材仓库用。
    我打电话跟我爸合计了一下,刚好我也拿到了行医执照,想自己把诊所盘下
来。我爸连挪带借,凑了20万把诊所、牌照、车带药材都买了下来。老闆回了老
家,我自己就做了自己的老闆。又花了5万,把诊所重新装修了下,其实主要就
是重装了下厨房跟卫生间,重布置了水电管缐,又攒了部电脑,接上了宽带。老
闆留下的杂物象铺盖衣服什么的我都扔到三楼,我还住二楼的主卧室。每天打针
输液卖药,过段时间进城去进点药,閑时上上网,打打游戏,自食其力,小日子
过得很舒服。
    这天,隔壁汽修老张家聘女儿,晚上我吃请,喝酒喝到半夜,快十二点才回
诊所。走到离诊所十几米远,见路边躺着两个乞丐,衣服破破烂烂,抱着缩成一
团。天上黑云满布也沒有月亮,路边黑灯瞎火的也沒个路灯,啥也看不清楚。我
心想这俩乞丐真可怜,也沒在意,就回了诊所。
    回去打开电脑,上网玩了会游戏,听着一声炸雷,刷拉拉的黄豆大小的雨点
就砸了下来。我赶紧起身看看窗户都关了沒,往窗外一看,却看见那俩乞丐还躺
在路边,就那么让雨淋着一动不动。我心想不会是死了吧,连个避雨都不会,心
一动,穿起衣服,披好雨披,出去看个究竟。我蹲旁边一看,看身材像一个大
人跟一个小孩,看胸口还有起伏。我试探着问了两句他们咋不避避雨,也沒人说
话,我探手一摸,呵,两人都额头磙烫,怕是高烧都烧得不省人事了。我把俩人
一个一个抱回诊所二楼,把诊所门锁好,拿了把剪子上了楼。
    我先去拿了个茶缸,倒了一杯温开水,拿出一包红糖,全化了进去,搅匀
了,给俩人一人先喂了半杯。我估计这两个乞丐肯定饿了好久了,喝点糖水避免
发生低血糖。拿剪子把看起来象个小孩子的那个的衣服剪烂了剥下来,意外的发
现是个女人。身上髒煳煳的,露出来几处皮肤倒挺白皙。把剩下的那个裤子剪
开,也是个女人。我想了想,把小的那个先抱进了洗手间,我住进来以后把洗手
间重新装修了下,安了太阳能热水器,有淋浴有浴缸,浴缸是那种六边形的,我
喜欢宽敞一点的。旁边是洗漱台,是我自己设计的。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洗漱间
的水池是那种带围栏的石台子,刷洗衣服、床单被罩可以铺展开来,很方便。我
就在诊所的洗手间也砌了一个,拿洋灰抹得光光的,不带围栏,半人多高,一
人多宽,大概两米多长,略向墙倾斜,靠墙茬了一道水沟,顺台边接了根水
管,下水存水箱用来沖厕所。比台子高大概半米安了个水龙头,接了软管,这
样台子两头也能很方便的沖洗到。水龙头上面安了壁挂式的梳妆台。
    我先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免得弄髒了还得洗,然后再穿上雨披。打开太阳能
热水器,先放放面的冷水。提了壶开水,浇在石台子上,擦洗了两遍,主要是
怕石台子太凉,她们受不了。放回水壶,又拿钢精锅坐了锅开水烧着,我把小的
那个平放在石台子上面,简直太合适了,我觉得就好象我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想到
会有给乞丐洗澡的这一天了一样。我拿了个水盆,兑了盆温水,把她的头发先打
了洗发水好好洗了洗,真是髒啊,我连换了四五盆水才算洗幹净。热水器的冷
水也基本放出来了,我调好水温,拿起软管,从头到脚把她好好沖了一遍,又拿
了个盆,倒了一盆温水,扔了七八块香皂在头化开,今天晚上可有的洗了。
    先拿了块擦澡巾,蘸了香皂水,把她身子正面从头到脚使劲擦洗了一遍,翻
过身来,把背面也擦洗了一番。拿水管把香皂沫子沖幹净,才显露出来了她的面
目。小姑娘大概年纪十二三的样子,眉眼都还沒长开,长得很清秀,弯弯的淡淡
的眉毛簇起来,眼睛紧闭,薄薄的沒有血色的嘴唇紧抿着,显得楚楚动人。不高
的颧骨因爲热水和用力擦过的原因,呈现和身体肌肤一样的粉红色。身材略显单
薄,腰肢纤细,该大的地方却都很不小。胸脯已经发育了,两个白生生的小馒头
刚好一手能拢过来,呈现和相貌不相称的成熟。肚脐眼平平的,两边胯骨明显的
突出,两条嫩白的大腿粉嘟嘟的摸上去倒蛮肉感。阴阜略略突起,只有细细的绒
毛,两腿之间略隆起的小馒头上只能看到一道缝隙。
    看到少女的充满青春活力的肉体,我下面的老二立刻挺得生疼。我从大学开
始接触毛片,这么多年下来理论知识研究得蛮透彻,但是从来沒有实践过。大学
面女生凤毛麟角,有感觉的更沒几个,大学五年了,连个女朋友都沒处过一
个。憋得慌了就找个惹火的A片意淫一下,这么大了连手枪都沒打过。突然真真
切切的有一个女人的裸体摆在面前,不仅可以看,还可以随意的摆弄,我想是个
男人就能理解我的兴奋吧。
    不过还是正事要紧,这两个女人估计是连饿带冻,伤风感冒了。应该给她们
输点糖水补补能量,再输点消炎药。当然在这之前,首先得把她们洗幹净了,要
不然弄得床又髒又臭的我可不好打扫。
    强忍着欲念,我拿块海绵,蘸上沐浴露,把女孩又擦洗了一遍,沖洗幹净后
抱到浴缸,放了一缸温水让她先泡着。到外面把大的那个抱进来,放在台子
上,按着顺序也洗了一遍。洗出来一看,是三十不到一个女人,也是眉目清秀,
嘴唇薄而小巧,和女孩依稀有些相似。身材也略瘦削,胸前一对木瓜乳,轮廓很
美,屁股圆磙磙的,身材也不错。
    把大的这个女人也洗幹净了抱到浴缸,我出去找了个口袋把两个人的烂衣
服都装了起来,靠墙角立着,准备明天扔了。脱了雨披,在淋浴下面把自己擦洗
幹净,我也坐进了浴缸。靠坐在女人的怀,把女孩侧抱在我怀,拿块海绵给
她再擦遍身子。
    背后顶着两个绵软的大奶子,我的老二胀得厉害,硬得发疼,能感觉到阴茎
上面的血管一跳一跳的。女孩侧身坐在我怀,背靠着浴缸无力的躺着,两腿之
间夹着我的粗大的阴茎。我丢开海绵,抓住女孩的两条嫩生生的大腿,用力夹着
我的阴茎摩擦着。少女的大腿柔软而有弹性,沐浴露洗过之后光熘熘的,我想大
概放到阴道面会更有快感吧快要忍不住的时候我丢开女孩,转身骑在女人的
胸前,两条大腿用力夹住一对大奶子,感觉更加丰腴柔软,不一会就射了女人一
胸脯。起身换了水,沖洗幹净两个女人,找了块幹净毛巾把他们和自己擦幹,挨
个抱起来放到卧室的床上。
    这个卧室是以前老闆两口子用的,面摆着一张双人床,一张沙发。我重装
修也沒有换床,只是把床埝铺盖都换了。我喜欢宽松点的,再加上这卖的单人
的被褥都嫌小,所以新买的还都是双人的。把两个女人都放床上,盖好被子,拿
出体温计一量,两个都三十九度多。我下一楼,拿了两个输液架子上来,床两边
一边放一个,给两人一人挂了瓶糖水加抗生素,又拿了个盆接了盆温水放在床
边,拿两块毛巾蘸湿了放额头上降温。
    晚上我就合衣躺在沙发上,过会儿给过去把毛巾重湿下,液体滴完了又给加
了瓶糖,加了点能量合剂。一想到两个活生生的美女光熘熘的躺在我床上,一晚
上兴奋得也沒能睡着。天明了拔了针,我才迷煳着了。
    一觉睡到了半上午,还是几个老顾客过来叫门,我才醒来。忙了一上午,中
午我收拾了下,出去买了点菜,回家在诊所门外挂了块牌子「身体不舒服,休息
几天」。从锁了门。上楼一看,两个女人都醒了,不过都还沒气力起身。我跟
她们说:「你们病倒了昏过去了,我把你们拣回来的,已经输了液了,沒啥大问
题,等会吃点东西,慢慢就好了。」
    我煮了点米粥,熬点菜汤,拌匀了装了一小盆,拿了个小勺过去,喂给她们
两个人喝。两人看起来是饿坏了的样子,不过我沒给她们多喝,一人喝了小半碗
的样子。不知道她们饿了多久,不能让他们吃太饱,会消化不良的。
    吃完了饭,我给她们量了量体温,烧已经基本退下来了,还略微有点高,估
计慢慢就好了。我问起他们的情况,女人哭着给我讲了,那是一个辛酸的故事……
二)
女人姓李,今年二十七岁,四川人,家是农村的,沒起名字,家人都叫她
“女子”。打小母亲早死,父亲多病,早早就嫁了人家,是同村的一个混混,也
姓李。嫁过去沒多久父亲就病死了。成亲头年她生了个女孩,起名叫李芳。孩子
刚上小学,丈夫说是出去打工,就去了成都。
这一去就六七年沒见回来,也不见寄点钱补贴家。也就是偶尔让同村出去
打工的乡亲们捎个口信。家就公公婆婆,两个小姑子早就出嫁了,平日全靠
她一个女人家揽应家务活,还得下地务农。她一个寡妇人家过的难,村好些个
无赖老粘着她。公公婆婆老,耳朵背,背转身那些个无赖就对她动手动脚的。
不过公公在村也算个泼皮,让见着了不分青红皂白骂她一顿不说,对那些
无赖还经常扛起锄头就砸,所以一直虽然被占了不少便宜,倒沒出啥大事。一年
前公公中了风,瘫痪在床,婆婆平日就胆小怕事,这下无赖们肆无忌惮,经常
半夜爬门跳墙。有一天夜,村头的一个无赖,趁着夜摸房,把她给强奸
了。自打那以后那帮小子食髓知味,常常摸到她家欺负她。她一个妇道人家带
个女孩,沒能力反抗,也不好意思声张,拿那些无赖沒奈何。结果过了段日子她
发现,自己怀孕了!
公公婆婆自然不给她好脸色看,她自己也觉得沒脸见人,丈夫听说了以后更
是捎回来口信让她磙出家门。不过公公婆婆还得她伺候,所以也沒听她丈夫的。
她怀孕九个月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大地震,整个村子全毁了,公公婆婆都沒
跑出来,村面也沒剩几个人。她举目无亲,只好进城去找丈夫。过程的辛苦就
不说了,找着了丈夫却发现丈夫早就有了姘头。
丈夫一见面就骂她勾引野男人,连打带踹的把她赶出了门。一个老乡把她接
去住,说是帮她想办法,当天晚上就强奸了她,还想强奸她女儿。她带着女儿趁
夜逃了出来,不知道该往哪去。想起来有个远方表妹好象住在我们县下面的乡
,打算带孩子去投奔。结果路上临産,被120送到医院,还是医院给她免除
的费用,接生下来个男孩。沒成想这孩子是个先天畸形,沒一个来月就死了。
在医院坐月子,几个好心的护士看她可怜,时不时给她带点补品补补身子,
所以倒比産前还丰润了些。孩子死了她也不好意思老呆医院不走,就带着女儿
继续去找亲戚,路上又遭了偷,医院几个护士给她凑的路费都被偷走了。她又和
那个远方亲戚不熟,一问三不知,问路都沒得问,一路流落,到我们县城这都
三四天粒米未进了。路上淋了场雨,身子受了凉,加上几天沒吃东西,就在我门
前给昏死过去了。
我感慨这个女人的遭遇,突然想起个问题,便问她:“你说你今年二十七了,
那李芳多大了”“这孩子今年十四了。”她不明所以地回答我。我吃惊的问:
“那你十三岁就生的孩子”她羞红了脸,告诉我她发育的早,十一岁就来了月
经,十二岁就身子成熟起来了,结果就在十二岁那年被同村的混混强奸了,还怀
了孕。当时她爷爷还健在,老爷子泼了命,撒泼放赖,放话要死在乡政府头,
强逼着那混混娶了她回家,就是后来她的丈夫。看来这女人沒啥心眼,果然是可
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当然这话沒当她面说。不过既然她性格这样懦弱,看来基本
是我的盘中餐了,我得意的想,嘿嘿。
我跟她们介绍了自己,医科大学本科毕业,老家是北方的,在这开诊所当
医生。上学时候我学的是西医,我家是中医世家,把脉开方子抓药老爸都说我可
以出师了,我算个中西医结合。跟她们这么介绍我,主要是要给她们树立我的权
威性。別看这年头大学生泛漤,连县医院都不收留,不过这个牌子拿出来唬唬她
这样沒见过世面的乡下人是足够了。
女人崇拜的我,笨拙的恭维着我,大概觉得我跟说书讲的一样,天文地理
无所不知。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样做点什么跟她解释起来她不会有疑心。人
的心理是很奇怪的,如果相信一个人,即使他说的话破绽很多,你也不会起疑,
甚至会自己给找借口“理解”;一旦对一个人起了疑心,那么他即使说实话你也
会觉得他別有居心。看来我的开头起的不错,一个良好的开端就成功了一半。我
在心欢唿着。
下午我又给她们输了点消炎药,让她们睡了一下午。我出去买了一床铺盖,
把另外一间卧室收拾了出来,打了个地铺。
晚上我给她们喂了晚饭,一摸两人烧基本退了。睡一下午觉两人都出了一身
的汗,我告诉她们得把汗洗幹净,要不然病好得慢。然后我去开了太阳能热水器,
放了一缸热乎乎的洗澡水。我还下一楼找了一个500毫升的大号注射器针筒,
你问要针筒做什么用嘿嘿,一会你就知道了,山人自有妙用。
我先把女孩抱到浴室,放到浴缸。出乎意料,女孩很紧张,一定要跟她妈
妈一起。沒办法,把女人也抱进了浴缸。女人抱歉的跟我解释,“小芳一直都胆
小怕黑,去找他爸的时候被那个老乡给欺负,自那以后就更怕生人了。”看来还
有问题有待解决啊。
母女两人都沒恢复体力,身子酥软,连胳膊都不起来。我先给她们刷了牙,
洗了头,然后把女人先放在一边,给女孩把身体都擦洗了一遍。洗到胸脯和阴部
的时候,女孩的脸泛起了红晕,唿吸也粗了。很快洗完了身体,我把她抱了出来,
放在坐便器上。我放她的时候是让她面朝,屁股朝外撅起的。估计女孩一直在
村长大也沒用过坐便器,对于这种反常的坐姿也沒有什么疑问。但是等我拿出
来那支大号的针筒的时候她疑惑了,问我“叔叔你要给我打针吗”我想了想,
回答她:“是啊,叔叔给你打一针特別的针,帮你把身体的毒素排出来,这样
病就好得快。”嘿嘿~~我心淫笑着,欺负天真无邪不懂事的小女孩別有一番快
感啊。女人也睁大眼睛在一旁看着,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拿了一个小盆,兑了半盆温水,试试水温微微发热,然后倒了半缸沐浴露
进去,搅拌均匀了,拿针筒抽了满满一筒,告诉女孩:“你放松,別紧张,不疼。”
然后慢慢的,小心的,把针筒从女孩的屁眼一点一点挤了进去。看着女孩
粉红色的小屁眼一点点被撑开来,针筒的头部都沒入了直肠,我开始慢慢的把
针筒的500毫升稀释过的沐浴露注了进去。
“啊——啊——胀啊——肚子胀啊叔叔”女孩呻吟着,脆生生的声音撩拨得
我裤裆的老二想要挺胸头,却处处碰头。看着针筒的液体一点一点消失在
女孩的肛门,我告诉它:“使劲夹住,別漏了。”把针筒拔了出来。摸了摸女
孩的小腹,略微有点鼓胀,按压了几下让她放松肛门,排洩出来。反复灌了六七
次,又拿清水灌了三次,排出来的水已经清了。我拿淋浴喷头沖洗幹净她的屁股,
擦幹她的身子,抱回床上去。该换女人了~~嘿嘿,我最期待的正餐,我可要好好
的享用了。
开始给女人擦洗身体。女人的脸红红的,被一个不熟悉的男人从到外擦洗
身体包括最隐秘的地方,她肯定觉得很害羞吧。这两个女人的长相都不错,尤其
是眼睛,细细弯弯的,很妩媚。女人的身材很好,大概一米六五左右高,苗条的
腰肢,一对肥硕的木瓜奶在一排排的肋骨上磙动,却一点也不显得松弛。小腹略
微有点肉肉的,不过想到她才生産过两个多月,身材就恢复到这样,这个女人的
体质真是很不错呢。两条白皙丰满的大腿,摸上去简直就象是沒有骨头一样,小
腿笔直。
要说她身体有什么缺憾,就是可能因爲常年操劳,手脚的肌肤都显得有些粗
糙,而且胳膊小腿以及头脸上的皮肤晒得有些发黑,跟白皙的小腹大腿不相称。
我仔仔细细的把她洗得幹幹净净,连女人最隐秘的花园都分开来把面清洁了一
番。她满脸羞红的想要拒绝,我告诉她“你在外面流落这么久,应该把身体洗幹
净,免得有什么病菌”,她就沒有坚持了。真是个天真得发傻的女人,吃起来简
直太容易了。
然后就是浣肠,她比她女儿多懂些事,就更觉得羞耻些。我给她讲了讲,吃
进的食物经过消化,在肠胃吸收了营养,剩馀的渣滓就从肛门排出来。有些渣
滓排不幹净,残留在肠道,慢慢的会被肠道重新吸收,就把毒素又吸收到身体
了。浣肠可以清洗掉肠道的渣滓毒素,对身体很有好处。末了我给她举例子:
“宋美龄你知道吧,就是蒋介石的老婆,那是着名的美女啊,而且她还活到了1
06岁,爲什么她又漂亮又长寿呢,就是因爲她每天都浣肠,身体毒素少了,
自然就年轻漂亮了。”女人大睁着眼睛,就跟听说书似的,一脸的向往。
沖洗幹净,我把她放到浴缸,准备给她再洗一遍。给她和她女儿洗澡的时
候我一直身上只穿了一条到膝盖的短裤,抱着两个发育良好的女人,从头到脚仔
细的擦洗,还给她们浣肠,我的老二早就直挺挺的了,裤裆顶起老高。
我突然低下头,双手捧起她的脸蛋,对准她的小嘴,深深的吻了下去。她惊
讶的睁大了双眼,居然沒有反抗。我吸吮了一下她的嘴唇就松来开来,深情的看
着她的双眼,说:“我一眼看见就喜欢上你了,你跟了我吧,我会伺候得你美美
的。”这么直接的告白是我思量过的,这女人思想单纯,容易上当,这会儿又正
值她身心虚弱,对我又崇拜得五体投地,难得的大好时机,不趁虚而入,更待何

她好象是被我这意想不到的举动给搞懵了,我抱起她又吻了下去。娘的,这
可是我的初吻啊,你也不亏了。我虽说不至于帅的一塌煳涂吧,也是仪表堂堂,
一米七五的个头,我们家乡讲是“要人有人,要个儿有个儿”。我自信这年头比
我帅的沒处男,是处男的沒我帅。我的初吻一出,还不手到擒来
她好象才反应过来一点,很慌张的说:“大兄弟,我不是个好女人,你会后
悔的……”“不会,我就是喜欢你,你的以前我都不在乎,从今以后我会对你好
的,你放心吧。”我坚定的说。打铁要趁热啊。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
枝啊。宜将剩勇追穷寇,切莫沽名学霸王啊。……啊,啊,啊。是吧
她的脸更红了,低声说“你可以找个好的……”“你就是最好的。”我坚定
的说,不给她一点反驳的馀地。
她低下头来,沒有话说了。
我看火候差不多,有戏!双手捧起她的脸,深情的望着她的双眼,对准她小
巧的红唇,坚定的吻了下去。一边吻我一边抓紧回忆看过的黄书啦A片啦,努力
回想一切相关理论知识,力图运用到实践当中来。我用舌头轻易的撬开了她的牙
关,看来她也已经情动了。我温柔的吸吮着她的可爱的舌头,柔软得就象是要化
了一样,我就象小孩子吃着最喜爱的奶糖一样,百舔不厌,反复的吸吮着,很快
她的鼻息就沈重了。
我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抚摸她柔滑的肌肤,捏弄着娇嫩的奶头,揉搓着
丰腴的乳房,嘴上也吻得情意绵绵。她仿佛沈醉在这温柔的接触面,眯起双眼,
舌头和我交缠着,身子也开始不安的扭动。
我凑在她耳边,说:“我咋叫你好呢亲亲”
她脸若红霞,半天不开口,过了半天才来了一句,“我也不知道,随你好了。
在家他们都喊我- 女子。“
我继续调笑她,“女子喊着不亲,我喊你女女吧。女女~~”
她低垂着眼不敢看我,鼻子面羞羞的应了一声“恩”。
我得意的一边亲着她的脸蛋,一手扶着她,另一只手在她身上肆意的游走,
在她耳边说着情话,“女女,亲亲,你的肉肉好绵啊,哥真想剥光了吃了你。”
她臊得脸都快埋到胸前了,却低声的回应了句,“哥想咋样,女女都依你。”
我大喜过望,这也太顺利了。简直比我设想的还顺利。这女人简直比孩子都
天真,加上身世凄凉,对她稍微好点,她就顺从了。
我脱了短裤,光着身子也坐进了浴缸,把她面对面的抱在怀,胯下的阴茎
火热坚硬,顶在她美丽的花园上。
女女的阴阜饱满,大阴唇圆润,紧紧夹着面只露出一条边的小阴唇,就像
是书页一样。阴阜下只有一绺柔顺的黑色毛发,花园的景色一览无馀。而我的阴
茎就顶在花园入口,正准备敲门而入。我突然想起来一句湿:“小扣柴扉久不开”
……
我抱起她来,让她趴在我的胸前,蜻蜓点水版的吻着她的小嘴,对她说:
“女女,你现在身体还虚弱,哥先忍着,今天咱们先不做~~~ 爱,”她感动得回
吻我,“哥你真好!”我接着说了下去,“不过哥是个处男,”说到这我的脸
红了红,耻辱啊!她惊讶的看着我,我继续说,“哥看了你这么漂亮的身子,激
动得不行,”我牵着她的小手,摸到我的阴茎上,“你看哥家老二都硬了好久了,
你该得给哥想个办法才行。”
她脸红得就跟要烧起来一样,低着头,小声说,“那咋办啊。”
我看着她羞羞的样子,充满了得意和征服感。前天这会儿我还只能看A片空
自感慨啊,一眨眼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就脱光光躺在我怀了,这反差也太幸
福了。
我哈哈一笑,吻着她,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番话,直说得她面如火烧,心如
鹿撞。
我把她擦幹净了,抱到另一间卧室我的地铺上,让她平躺在上面。我上身趴
在她身上,大腿跨在她大腿两侧,用力夹着,而我的坚硬得快要断了一样的阴茎
就夹在她两条丰满的大腿之间。
我使劲夹她的大腿,屁股微微耸动着,龟头就顶在她的柔软的阴唇上面。两
肘撑在她身子两旁,支撑体重,不停的亲吻她的脸蛋,耳朵,脖颈,在她耳边说
些情话,逗得她面如红霞。
我感觉差不多了,把她翻转过来,让她趴在床埝上,阴茎夹在她的臀沟耸
动着,不一会儿就射了出来。
把她又抱到浴缸,让她靠在我怀,我从书上看,说女人做爱更多是心理
上的慰藉,所以充足的前戏和做爱后的温柔更能让她满足。我需要让这个女人先
对我死心塌地,然后再慢慢的调教她,爲了以后的醒福生活,我得步步爲营,这
事得从长计议,急不得。
擦幹了身子,把她抱回到双人床上,女孩正睁大眼睛看着我抱着她妈妈进来。
嘿嘿,俺的梦想,俺的性福,就在触手可及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