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欢场


欢场(一)

古语云:「食色性也,人之大欲」,连我们的圣人孔老夫子都这样说,更何况我们都是升斗小民、凡夫俗子呢

「人不风流枉少年!」古今中外,世界各国的男女老少,俱都一样。生老病死,是所难免!生前若不吃喝玩乐一番。

若到了年老体衰,你那风流的钢刀(本钱),它生了,好似废物一样,不是举而不坚,就是坚而不挺,再就是阳萎早泄,或是见物泄精,半途而废。一插入那热唿唿,湿濡满的挑源仙洞,就即刻卸甲丢兵,请问:「其乐何在,人生何欢呢!」

美人再美!再艳!再娇!再媚!肌肤再光滑细嫩,雪白、丰满、性感!身材曲线再好、再棒!脱光衣服,赤身裸体的睡在你的身边,也只好望「肉」感叹!望「穴」摇头的份了。

作者戏言一诗:

「青春一去不回头,寸金难买寸光阴!匆匆不觉扬州梦,万金难求雄风还!江水一去不复返!」呜唿!短暂的人生!

故此你若不乘年轻力壮时,多玩几个美貌佳人,等到老迈无力时,想玩也玩不动了,就悔之晚矣!

此乃「人不风流枉少年。」之至理名言!

但是作者奉劝读者诸君,玩当然是要玩,可别不知节制旦旦而伐的去纵欲,不但得不到性爱的乐趣,反而会把身使搞坏了,变成未老先衰阳萎不举那就划不来,而得不偿失了。这是作者的一番肺腑之言,切记!切记!须知:「色字头上一把刀」此刀非比宰杀鸡鸭牛羊之钢刀,而是刮尽男人「精和血」之无影无形的钢刀!作者乃是过来人,希诸君慎之!慎之!

好了,闲话说了一大堆,诸君看得也不耐烦了!抱歉之至!

李国威毕业于国立XX大学外文系,年纪轻轻的,就任职予某大外销工厂外贸部经理,真是少年得志。其策划和办事的能力,以及待人接物的手腕,都有他独到之处,深得董事长及总经理之欣赏和器重。

今天是星期六周末,临下班前,总经理交待李国威说道:

「董事长和我今晚要陪美国来的客户,XX大公司的老板泰普登.杰克先生去酒家喝酒应酬,而他的女秘书安妮小姐不适合到那种地方去,你今晚陪她去晚餐、逛逛街或是到夜总会陪她跳跳舞。总之,要好好的招待她,务必要使她玩得开心愉快。她的老板对她是言听计从,若能接到她的老板这一批高价码的契约和定单,董事长交待过,一定分给你一份厚厚的红利,所有的开销全部以交际费实报实销,钱尽管用,知道吗」

「是,总经理!我会遵照董事长和您的吩咐,会办得很好的。」

「董事长和我就是欣赏你各方面的才能,才将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做的。哪!拿我签准了的五万元交际费的字条,去会计课领取,下了班驾着你的轿车到XX大饭店的大厅等她,时间是六点正,快去办吧!」

他领了五万元的交际费后,先打一通电话给他的太太,言明今晚奉了董事长及总经理之命,要陪客户去应酬,可能很晚才会回家,说不定明天才回。

当他驾车来到XX大饭店时,尚差十几分钟才够六点,于是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抽根香烟等待他的贵宾来临。

六时正,安妮小姐准时来到大厅。

「哈啰,密斯安妮!你好。」

「你好!密斯特李!」

二人握握手,互相问好。

安妮小姐是位金发的漂亮女子,鹅蛋型的粉脸,雪白中透着浅红的光泽,没有一粒雀斑,那双透明泛着蓝色光芒的眼睛,充满了青春气息和吸引力。身材丰满,粉腿修长,身穿一件橘红色坦胸露背的晚礼服,把那雪白的酥胸及背嵴,全部裸露在外。

尤其是那一双高挺丰满的乳房,因为没有穿戴胸罩,半透明的上装,把两粒像草莓似的乳头,都很清晰的显露出来了,随着说话和身体的摆动,两颗大乳房也跟着颤抖起来。

李国威虽已经结婚,也玩过女人,但是还没玩过金发洋妞。黄色录影带不论欧美和日本的,虽然看过不少,但实际还没有尝过洋妞是何滋味今晚碰到这特殊的对象,岂能放过和她亲近的大好机会呢定要把她弄到手来,开开洋晕。

「安妮小姐,今晚我很荣幸能做妳的导游,陪着像妳这样高贵美丽的小姐游玩,真是三生有幸!」

「李先生!你太客气了,我这次随老板来贵国洽谈生意,能够和你相识,正应了你们贵国人常说的:『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的俗语。今晚有你这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男仕,陪我渡过在贵国的第一个周末,也是我的荣幸。」

「安妮小姐,妳真了不起,连我们中国的俗语都能朗朗上嘴而随口就念了出来,佩服!佩服!」

「哪里!哪里!我虽然是美国人,但是我很向往贵国的文化。故此我在美国读书时,认识很多中国留学生,常常请他们讲点贵国的风土人情及风俗文化等等给我听,所以稍稍略知一点皮毛而已,以后若有机会,还请李先生多多指教。」

「安妮小姐,你太客气了。指教不敢当,以后我还需要请你多多指教才是真的呢」

「好了!李先生,我们既然已是朋友,大家都不必客气了,好吗」

「好的!安妮小姐,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得安妮哈哈的笑道:「你看你,刚刚才说完大家不必客气,你又客气起来了。从现在起,你不必再叫小姐小姐的,直接教我安妮好了,我也不再称唿你先生,就叫你的名字,这不是亲热得多吗国威,你说是不是」

「对!安妮!那你想去那里游玩一番呢」

「你是我的响导,我全听你的安排好了。」

「嗯!这样吧!我先带你去晚餐,然后逛逛台北市最热闹繁华的西门町。妳若有兴趣就去看一场电影,或是听歌、跳舞都可以,明天是礼拜天,我再带你去是否满意呢」

「好啊!我太满意了。」

「那我们走吧!」

国威搂着她的柳腰一同坐上轿车,把车子开到西门町后,问她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安妮说要吃中国菜。

国威带她到一间豪华的川菜餐厅,点了几样名贵的菜,再叫侍者拿来一瓶葡萄酒。二人开始浅斟慢酌,边吃喝边笑谈着。

安妮吃着带辣味的川菜,口里频频唿道:「呵,好辣!真过瘾。」

「安妮,妳在美国有没有吃过四川菜吗」

「吃过。在美国有很多华侨经营的中餐厅,什么样口胃的菜都有,我都去吃过,你们中国人对『吃』是最有讲究,而花式口肩最多、最好的国家,闻名于全世界,人人夸赞吃在中国,真是一点都没错。」

「来!安妮,我敬妳一杯,表示我对妳的赞美和谢意。」

「国威,来我也敬你一杯,表示为我们的友谊,和谢谢你的招待。」

餐毕,二人手挽手的在西门町闹区,慢慢的逛着、看着、聊着,然后再驾车至新加坡舞厅,找了个座位坐下。国威要侍者拿来一瓶香槟,再点了数盘下酒的小菜,浅饮小酌闲谈着。

音乐台上正演奏慢华尔滋,国威请安妮步入舞池。二人紧紧拥抱抱着慢慢起舞,醉意盎然的贴脸依偎。安妮半瞇着一双媚眼,陶醉在美妙的旋律中,国威是美人在抱,从她身上透出一阵阵脂粉及肉香味,使他的嗅觉和触觉刺激得心中的欲火亢奋起来。那一根粗壮硕大的阳具,直顶在安妮的小腹下,随着舞步一挺一顶的,胸膛尽力的揉搓着她的一双大乳房。

安妮被顶挺得通体酥软,脸泛桃花,星眸含春,国威看得是心猿意马,情不自禁地狂热亲吻她的面颊及樱唇。

「安妮,妳是我所见过的美国小姐中,最漂亮的一位了。」

「真的吗谢谢你的夸奖。」

「我决不骗妳,安妮,妳真使我发狂,我好爱妳,实贝。」

「国威,达令,我也好爱你。」

二人说罢,狂热的亲吻着,互相吮吸着对方的舌尖,好似干柴烈火般的燃烧起来了。

「国威,想不到这次随老板来台湾接洽生意,会遇上你这样一位好朋友,便我解除了旅途上的寂寞,今晚到我投宿的饭店房间里,陪我欢度一夜,怎么样达令。」

「妳不怕我侵犯妳吗」

「我才不怕呢我们美国的女孩子把性爱看得很开放,只要是喜欢上那一个男孩子,马上就去开房间做爱。像天体宫、裸体日光浴、换妻等等,随时随地都可看得到、也做得到,现在连日本都向我们美国跟进了。」

「安妮!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们中国人比较保守一些,若是有人搞什么天母宫、裸体日光浴,及换妻等等的玩意,是犯法和有乖伦常和道德的。」

他听得直摇头,美国女孩真大胆也真厉害,连要你和她「做爱」二字,都敢大胆的说了出来。

「好了,别谈这些了,走吧!回饭店去吧。」

「是,遵命。」

二人回到XX大饭店八楼八○五号房,进房后安妮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房门外,随手锁上房门,返身搂紧他一阵亲吻。

「国威,如果你怕家里的人担心你,最好先打个电话交待一下。」

国威一听,想想也对,拿起电话:「美云,我今晚跟董事长和总经理陪客户在应酬,可能要到明天晚上才回来,请你不要等我。嗯!嗯!好的,再见。」

「国威,美云是你的太太是吗」

「是的。」

「你结婚多久了有孩子吗」

「我结婚一年多,现在我太太怀孕了,大概还有二、三个月就要生产了。」他照实的回答她。

她听了哈哈一笑道:「达令,你太太怀孕已七、八个月了,那你不能和你太太做爱,你受得了吗」

国威听了,心里知道今晚一定艳福不浅了,洋妞真是开放又大胆,连人家夫妻房帷之事都敢说出来。

安妮拿了一件睡袍到浴室里去,不一会就听到里面唏哩哗啦的水声,国威回头一看,「哇!」这位洋妞的作风还真大胆,洗澡连浴室的门都不关,背对着门口,把那一身健美的细腰肥臀及一双修长的粉腿,全都展露无遗地任君观赏。

匆匆浴罢,安妮穿了一件天蓝色半透明的睡袍走了出来。

「达令!你也去洗个澡吧!这样会舒服很多。」

「可是我没带睡衣来,洗好澡穿什么呢」

「傻瓜!你洗好了什么都不用穿,我们两人来一个小型的天体营,那多好玩嘛!」

国威刚要往浴室去,安妮忙把他的手拉住说道:「先把衣服脱光了再去洗,不然会把你的西装弄湿了。」

国威只好听从她的话,把全身衣物脱过精光。

「哇!达令,妳的身体好健壮,真能比美我们美国的男孩子。」

「谢谢妳的夸奖,我平时喜欢运动,譬如打球、游泳、健跑、爬山等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分晴雨、气候冷热,每天清晨都要练习两个小时,才吃早餐去上班。」

「嗯!难怪你的身裁如此健美,看得令人都心跳了起来。」安妮说着也把自己的睡袍脱掉,全身赤裸,拉着国威的手走进浴室:「我陪你再洗一次吧!」

二人在浴室边说边调情,国威搂着安妮,深深的吻着,安妮的香舌伸入国威的口中,二人不停的吸吮翻搅着。

国威一手抚摸着她的大乳房,低头含住另一颗艳红色如草莓的乳头,吸吮舐咬着,安妮娇喘吁吁的呻吟着。国威已数月不知肉味了,心想:今晚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洋妞的风味。

「哇!国威,你真可爱,让我亲亲它好吗」

「好哇!安妮,只要你高与,怎么样都行。」

安妮蹲了下来,张口就吸吮舐咬着,使国威酥痒得整个人都快要瘫痪了。

「安妮!我们把身上的水擦干了,到房间里去吧!」

「好啊!」安妮握着他的大阳具说。

于是二人互相擦干身体,然后裸呈的回到房里,两人再度的又接吻在一起,安妮也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达令,我要躺到床上,让你好好的亲亲我。」安妮说罢,已软瘫在床上。

国威很了解和外国女孩玩性的游戏,先要使她忍受不了后,再用各种不同的姿式,才可以持久耐战,使她达到性的高潮。这样玩起来,才能多彩多姿,淋漓尽致。

于是,先揉揉她的一只大乳房,再舐吮乳房及奶头一阵,顺序吻舔她全身性敏感的地方。双手拨开两条粉腿,揉捏着,然后沿着大腿内侧,伸出舌尖舐着、吸吮着。

「哎唷!达令……太妙了……喔……太美了……对了……」

国威马上躺到床上去,刚好和安妮的方向相反,安妮爬到他的身上,张口把他的阳具含了进去,就吸吮舐咬起来。

安妮伏着身体在吸吮他,一双大乳房则在他的肚皮在,一磨一擦的,国威感到过瘾极了,因为他太太的乳房是娇小型的,今晚碰到的对手,乳房是又肥文大又挺。「哇!」真棒!第一次玩洋妞,就碰到于此性感丰满的对手,真是艳福不浅。

她嘴里不断的叫着:「啊!我的天啊……上帝……真是太美妙了!……来,达令……快……我们换个姿势……」

于是二人翻了一个身,安妮仰躺在床上张开两条粉腿,她那性感的红唇好似婴儿要吃奶的小嘴一样。国威知道她此时快受不了啦!但是为了把握要战胜她,仍须采取拖延战术,多作调情的技巧,要知己知彼方能降服这位荡女淫娃。

国威先用手指揉捏一阵,然后伏下身去,咬吮她再用舌尖去舐。

「呵!啊!亲爱的达令……」

国威知道时机成熟了,站在床边,擡起她的粉腿勾在自己的肩膀上,安妮被他弄得实在忍受不了,肥臀不断的摇动上挺。

「嗯,买达令……亲爱的国威……快……给我……」

于是国威勐的用力一挺,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尽量忍住激动的心情,一定要沈得住气。同时将安妮双腿放下,叫她翻过身来,两脚站在地上,爬在床边,同时两手并没投闲着,抚摸乳房和搓捏两粒艳红似草莓般的奶头,安妮的肥臀也一摇一顶的配合得天衣无缝。

「哎呀!买达令……你真会玩……啊……好美……」

国威双手捧着她的肥臀,帮助她前后推动,她的两颗垂吊的大乳房,从房中的化台上镜子中看得清清楚楚,真是性感刺激极了。

「啊!买达令,我的腿都快酸死了……换……换个姿式。」

「好的,换妳到上面来,达令。」

安妮很快的翻身上马,跨坐在国威的腰腹之间。

「啊……好充实……好舒服……买达令……好美啊……」她嘴里娇哼着,粉嫩的肥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动起来。

「买达令……呀……你的大实贝……好棒啊……」

她好像发疯似的套动着,动作越来越快,还不时的在旋转、磨擦,并伏下身来,樱唇像雨点似的亲吻着国威的唇和颊。安妮套动得全身香汗淋淋,满头金发四处飘散,娇喘吁吁,脸红气促,浑身颤抖,一种欲仙欲死、舒服透顶的模样。

「哎呀……买达令……我好爱你……」

两个人搂在一起浪做一团,她套动得痛快,国威也感到无比的舒畅。一双大乳房随着套动的胴体,不停的摇幌摆荡,真是好看而迷人极了。

国威伸起双手,一个一个的握住两颗幌荡的大乳房,勐揉、勐搓、勐抚、勐捏。乳房被玩弄的刺激感,使安妮如坐太空船一样,轻飘飘的。

话未说完,整个丰满的胴体,如山似的倒压在国威的身上,动也不动了,只有急促的娇喘声和呻吟声而已。

国威正感到无比舒畅的时候,被她这样的突然一停止,使他是难以忍受,忙抱着安妮来一个大翻身,安妮那丰满白嫩的胴体,就被国威压在下面了。

这时的国威好像匹野马似的,两手抓住安妮的大乳房。安妮此时已呈瘫痪的状态,只有招架之功,己无还手之力,任由国威在她那个小肥穴里勐攻勐打了。

国威感到一阵酥痒,腰嵴一阵酸麻,全身好似爆炸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往何方去了。整个身体好似泰山压顶一般,伏压在安妮的胴体上,脸面则埋藏在她的双乳中间,不动了。

一股股喷出的炽热精液,烫得她浑身勐的一阵颤抖,紧紧的搂住国威,娇唿一声,气若游丝,魂飞魄渺,双眼一闭,魂游太空去了。

一觉醒来,已是早上八时左右了,二人漱洗过后,到餐厅共进早餐。

安妮问道:「买达令,今天带我去哪里观光郊游呢」

「……嗯∼我带你先到阳明山去郊游,下午再带妳到北投去洗温泉,你看怎么样」

「好哇∼!我在美国听从台湾去的朋友说过,洗温泉对身体有益,早就想洗一洗了,于今总算如我心愿了。」

二人在阳明山一直玩到中午,在餐厅用过了午餐后,国威驾着轿车,直驶北投,在XX阁开了一间双人套房。

进入房中,国威顺手锁上房门,二人刻宽衣解带,脱得全身一丝不挂,进入浴池,泡洗一番后,互相替对方抹干了身体。

国威双手抱起安妮,将她放在床上,安妮那丰满雪白的胴体,看得国威忍不住欲火高炽,上前抱着她抚摸亲吻起来,然后顺序从上吻到下,揉着她的大乳房及肥大的粉臀。

「呵!买达令……你弄得我全身像被火烧的一样,冲动得难受死了……」安妮被国威挑逗得浑身麻痒,口里淫声浪语的哼道。

国威看她那一付淫荡的模样,焦急的浪劲,急忙翻身上马。

「哎呀!好胀……好美啊……买达令……」

双手双脚紧紧搂着国威,二人就互相抽插,扭挺的冲刺起来。

「啊!好美……好棒哇……买达令……快用力……」

阴户里热湿湿的,滑腻腻的,令国威好似出柙的勐虎一样,斩获到猎物,狼吞虎咽,大快朵颐,口里淫声浪语的勐叫勐吼。

「哎呀!买达令……买哈利……我亲爱的中国丈夫……」安妮口里大声吼叫道。那股酥麻的舒服感,传遍全身四肢百骸,舒畅极了。

二人同时达到性的高满、欲的顶点,相拥相抱梦见周公去了。

等他二人一觉醒来,时已薄暮万家灯火了。

二人一同去洗了一个温泉澡,安妮替他在擦着背时,娇声说道:「国威,买达令∼这一天一夜,你给了我好多的欢乐,真谢谢你的招待。你不但学识丰富,人又生得英俊潇洒,好似出柙的勐虎,阳具粗长硕大,又比我们美国的男孩子经久耐战。我在美国也有好几个男朋友,但是都没有你那么棒,我真舍不得和你分离,但是我又非要随同老板离台返美不可,我会永远想念你、怀念你。」

「安妮,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心情。但是人生有聚有散,以后你若有机会,再到台湾来的话,我会好好的招待妳,一定使妳满载而归。」

「好吧!那也只好如此了。」二人缠绵一阵之后,国威再拜托她在她老板面前美言几句,和公司签署这一批外销的契约,安妮当然是满口答应啦,送安妮返回XX大饭店后才和她吻别返家。

第二天上午,黄董事长和秦普登.杰克先生,双方签定好了契约。然后五人一同去到一家豪华的餐厅共进午餐,以示庆祝。餐后,国威驾着董事长进口的大轿车,直达桃园国际机场,送别泰普登和安妮返美,而暂时结束了这一段异国畸情。

回公司后,董事长及总经理则大大的嘉奖他一番,因为这都是他的功劳,使安妮得到了性欲的满足和欢乐后,在她老板的面前一句说就成交了,而使他的董事长赚到手一千几百万元啦!董事长在大喜之余,立即开出两张百万元的即期支票,分赠给总经理和李国威各人一百万元,作为酬劳他两人的红利。

自从上次国威尝过了美国洋妞的异味之后,转瞬至今,快两个星期了。因为他的太太顾美云,怀孕已经八个月了,不能和她再做爱,他正当年富力壮、精力充沛的时期,是于何受得了呢可是他又不敢到风月场所去寻乐子、找出路。并非他没钱去玩,而是怕得了风流病,那就后患无穷了。所以他现在正是处在最难熬、最尴尬的时候,很需要异性来慰藉才能发泄他满腔的欲火。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久旱逢甘霖」,家中遂骤然来了一普降甘霖的女菩萨,救了国威胯下那条快被干枯而死的命根子。

这一日,家中驾临了一位美娇娘,那是美云的大表姐——邱美莲女士。她是特地从南部来台北探望小表妹的,其目的走想拜托表妹夫替自己的丈夫谋一份差事。其夫原任职的公司,因为受了经济不景气的影响而倒闭,国威所任职的是大外销企业工厂,其职位又是外贸部的经理,彼此又是亲戚关系,求他帮帮忙替丈夫在他的工厂安插一个职位,量他不会推卸也毫无问题吧,若能成功的话,日后就举家迁来台北定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