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东京俱乐部


在东京有一间特別的餐厅,它不像在日本(或世界上)的一般知名餐馆,座
落于流行商店区或娱乐繁华的地区,它反而位于废弃物堆积场与靠近城市排水系
统的工厂之间的小巷子内。当夜间所有店面都关门后,黑暗的道路上已经毫无人
车时,每天都可看到一排豪轿的轿车,如劳斯莱斯、Acura等等豪华轿车,
停放在这一栋由砖块砌成建筑物前的巷道旁。
这栋建筑物并沒有窗户,事实上它看起来有点乡村的气息,不像东京的一般
俱乐部一样,它唯一的特色就是有一长达数百尺的烟囱,但它的四周以及所在地
使人感觉有点凄凉,而且它并不是一间消费便宜的餐厅,甚至它的消费额比在东
京银座最好的餐馆还贵。在这用餐每人每餐爲一千美元,而且必须是这间餐馆所
特別选择的顾客及会员才可进入。
这里之所以会吸引这麽多的达官显贵过来,并不是因爲这里那特別潮湿的环
境,而是这里所提供的肉品--少女的肉以及一些非常不幸的男人所提供的开胃
菜。
在人们将车停好进入厚厚的木门后,餐厅内部用餐环境的装潢并不如外部的
吸引人,它并沒有额外的厨房,厨房以及用餐的地点都在这广大由砖砌成的房间
内;在这房间的中央有数个由砖块砌成的烤炉,两侧放置着置放铁叉的铁架,上
方则有一具大的烟囱及将浓烟送入烟囱的抽风机;而在烤炉的四周则有一些长桌
椅,以便使用餐者可以看到食物烧烤的状况以及在此用餐,并且也可以完全的展
示那些已经煮好准备给客人食用的女孩。所以在此并沒有白色的桌巾以及用餐的
瓷器,餐盘是用白  合金金属做成的,而且不管你是多重要或有钱的客人,都将
与其他人一样,一个接一个共同享受这特別且美味的一餐。
在法国红葡萄美酒倒入杯中后,六名女孩被带入这个房间内,她们看起来都
不到二十岁,而且全身裸露,阴毛早已被刮除,她们的双手都被绑在后面,旁边
都有一位厨师看顾着。
女孩们被粗暴的往前推进,因爲她们都知道她们今天爲什麽会在这里,而且
即将发生什麽事。她们每一个人都带着恐惧的眼神,眼睛的焦点都注视在旁边燃
烧着火红木碳的烤炉以及围在四周的客人们,她们所看到的是一群充满饥饿准备
用餐的眼神,而毫无任何怜悯的眼神。
女孩子们开始抗议,在其中有两个日本人、两个韩国人、两个泰国人,这日
本女孩知道她们是沒有希望,她们的哀求是沒有用的,她们所能听到的是人们在
讨论女孩身体的哪部份比较美味,讨论哪一位女孩的大腿比较丰实,哪一位女孩
的乳房比较结实,哪一位女孩臀部的肉比较多。
看到如此美丽而且赤裸的女孩使男性顾客引起了骚动,依照传统惯例,男人
们当然不会就以此爲满足。仅管有些男性顾客带着他的女伴一起过来,但当男人
开始玩弄这些无助的女孩时,他们的女伴也不会因此産生猜忌,使得这场游戏得
以顺利继续进行。事实上,他们的女伴反而鼓励她们的男人参与这场游戏,玩弄
那些女孩子,藉此以取乐于她们的男人,并且这些女人也有机会使自己与陌生人
沈迷于性爱之中。
所以这六名女孩被丢到宽阔木制的桌上,并且男人们马上解开他们的裤子,
拔出那已勃起而坚硬的肉棒。一些男人抓着女孩的头发,将肉棒用力的往女孩嘴
里推送,一些男人则抓着女孩子的屁股,将那根勃起已久的肉棒,往女孩的阴道
或肛门沖撞。
由于男人们想着这些女孩即将被烧烤烹调,所以此游戏并沒有带给男人们多
大的性欲,进行的时间并不会拖的太长。不久男人们都感到满足而彼此喝起酒、
点起香烟来庆贺,女人们则聊起天喝点酒,期待即将来临的性爱游戏。
但烧烤必须花费一些时间,而且男人们都已玩弄过这些女孩,不过在女孩烧
烤完成前这段时间内,尚有许多的活动,时间并不会因此而浪费掉的。
这两位日本女孩被几个助理厨师压住,将她们的身体弯曲俯在桌上,一根长
长的铁叉,其一端非常尖锐,插入了女孩子的阴道,当场物油倒在金属杆上时,
一位厨师将铁叉尖锐的一端往前插入约六英寸,他小心的旋转铁叉,规律的使铁
叉在这六英寸内抽插。
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爲的是要使这两个女孩在如此抽插下达到高潮,并且
使这两个女孩的心情放松,如此当铁叉刺穿女孩时,女孩能够突然获得一最大的
惊讶感。
当女孩迷失在快感之中时,两个助手忽然稳固地抓起女孩的屁股,这位主厨
毫不迟疑的将铁杆往前推进,慢慢的、并且也条理的将铁叉插入,刺穿女孩的子
宫颈,通过女孩的子宫,最后穿过女孩的胸部。
这些都发生得很突然,以至于女孩沒有任何尖叫的机会;当女孩知道发生什
麽事后,女孩立刻被翻转过来,而主厨继续小心翼翼将铁叉在跳动的心髒附近往
前推进。就在此时,女孩开始大声尖叫,尖锐的铁叉已经穿过了她们的食道。
而一位助手走到桌子的另一端,将女孩的头用她的头发盖住,并且主厨继续
将铁叉往前推进,最后铁叉的另一端终于出现,那根带着血并且闪亮的金属从女
孩的嘴里伸出来。此时这一端的铁叉立刻被抓住并且拉出,而主厨则在另一端将
铁叉往前推,那根铁叉顺畅的在女孩那无助的身体内滑动,一直到铁叉的两端都
露出大约四英尺长,而女孩恰好在铁叉的中央爲止。
两个女孩几乎在同时被刺穿,而且由于她们的嘴里塞满了铁叉,使得她们无
法大声尖叫,隐隐约约只听到一些哀鸣声。
爲使女孩在烧烤的时间内大多是活着,她们很快的就准备要上火炉,厨师们
很快速而有效率的将女孩的手腕及脚踝绑在铁叉上。白色工作服沾满血迹的助手
们,将串在铁叉上的女孩从桌子擡到炙热烤炉上,仅管每一个女孩大约只有一百
磅左右,但加上大约五十磅的铁叉,助手们仍须两两小心的将铁叉放在铁架上。
她们被放置在房间最高的阶梯上,这样才可看到她们的肉逐渐烤熟,而且也
可以使客人看到女孩受烧烤酷刑的全程状况。
在铁叉的末端有一转动的手柄,他们可以使用电力来转动铁叉,但在烧烤人
类女孩的仪式里,使用手来转动铁叉还是被认爲是比较有趣的。事实上有很多客
人想要亲自上去转动铁叉,去控制碳火烧烤女孩的皮肤程度,或者只烧烤女孩的
某一部位;有些客人甚至在女孩的身体上涂上烤肉酱,看那烤肉酱与女孩的汗水
混合,滴到煤炭所发出的「嘶嘶」声。
桂子不敢相信现在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当她听到法官判她「比死还惨」的判
决时,她就知到她有麻烦了。即使她男友再怎麽的不忠实,她也不应该射杀男朋
友,所以她知道她必须接受惩罚。由于在日本并沒有死刑,所以她认爲她应该活
生生的被送进监狱,但现在她正被铁叉刺穿烧烤着,准备让人们食用!
而在铁叉一端旋转着铁叉的人正是判她罪刑的法官,法官的妻子正使用烤肉
酱刷着她的乳房!当初她认爲法官只是使用言语上的比喻,但现在她完全了解她
即将慢慢死亡,而且痛苦的接受火烤,她的小腿、大腿、乳房以及屁股即将被切
开让人们食用。
她的牙齿紧紧的咬住穿插在她身体里的铁杆,同时她也感觉的到那穿刺在她
身体内的铁叉,那正是一根防止她掉落煤炭之中的铁杆。当她被旋转时,她看到
下方那冒着一丝丝火焰的煤炭;当她再度被旋转过来时,她经由抽风机通过烟囱
管,看到黑夜的天空上,有些许的星星在一闪一闪的。
当铁叉稳固的旋转着时,她看到玛雅就在她的旁边,玛雅同样是全身赤裸而
正被烧烤着。桂子看着玛雅的身体叹了一口气,因爲她看到了热度以及火焰在玛
雅可怜的身体上所産生的变化。玛雅的肉体已完全变成红色,她的身体由于沾满
汗水以及酱汁而闪闪发光,而且她的臀部及大腿逐渐变爲棕色,这并不像是用火
烧的,而比较像是用火烤的。
此时桂子全身发抖,她并不是因爲疼痛而发抖,她是想到她的年轻赤裸的身
体,将像串烤的肉一样逐渐变爲棕色。
几分锺之后,当桂子与玛雅正好翻转成面对面时,桂子看了玛雅一眼,她看
到玛雅的大腿和乳房正因热火的烧烤而起泡,她了解到她那全身搔痒般刺痛的感
觉,正是由于那无情的火焰,不断的高温烧烤着她的皮肤所致。桂子知道这并不
是在开玩笑,这项野蛮的行爲并不会停止,她正被烹煮着,即将死亡,而且即将
被人们所食用。
现在,这两位泰国女孩也同样被铁叉穿刺着,放在日本女孩旁边的火炉上烧
烤,她们的体型与日本女孩差不多,但是泰国女孩的乳房比较大;就如日本女孩
一般,泰国女孩有着大而顔色较深如卵石般的乳头,这必是一种美味佳肴。
泰国女孩烧烤方式与日本女孩一样,但由于翻转时乳房垂下位置较低,使得
泰国女孩的乳房比较快煮熟。
这两个韩国女孩是被抓到的北韩间谍,就某方面而言,她们可说很幸运;但
就另一方面而言,也可说很不幸。她们是随着南韩的官员及他的上司和妻子们过
来的,同样是被判「比死还惨」的判决,她们一样要被食用,但幸运的是她们不用
被插在铁叉上烧烤,她们将被使用「韩国的烧烤方式」来烹调。
幸运的她们到现在还活着,还沒受到伤害,不像其他的同伴--日本女孩与
泰国女孩已经在炙热的炭火上烧烤,准备接受死亡,所以她们还获得几小时的缓
刑,但她们的运气即将用盡。
爲了招待女性客户们,在这段时间安插了一项秘密且严厉的处罚日本性罪犯
的活动,这正好也做爲女人们的开胃菜。
十个日本男人被带进房间来,他们看起来都很年轻,但也有一些中年人。他
们全身赤裸,而且长在肉棒及睾丸上的阴毛全被剃除,他们的手被绑在背后,彼
此的腰部、大腿及手肘都被绳子绑在一起,并且一个接着一个的绑着,他们唯一
能够移动的方式就是向侧边横向移动。
他们知道他们的刑罚即将到来,而且是一项严厉的、野蛮的刑罚,他们很不
愿意的移动着,但在炉火旁边放置着许多烧的火热的钳子,使得守卫可以拿起这
些钳子迫使罪犯们前进,每当有人想弯下膝盖以阻止队伍前进时,一跟火热的钳
子就会在他们的脚上嘶嘶作响,如此使他们知道这样做是沒有用的,并且使队伍
能迅速的前进。
这些罪犯所犯的罪都是一些杀人强奸罪或强暴未成年少女的罪,然而表面上
在日本并沒有死刑,这些罪犯仍然可以存活,但暗地里依照古老的法律教条,这
些罪犯必须接受比死还惨的刑罚。
守卫的头头宣布了这些罪犯的罪行并判定其罪刑,然后走向这些罪犯,一个
个的告诉他们自己确切被判决的罪行。每当一名罪犯被宣判罪行时,在场的人群
立刻喧哗起来,不断的大声指责那名罪犯,辱骂那些罪犯。
但这些罪犯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些人群的羞辱上,而是在旁边那四位串在铁叉
上、接受烤炉烧烤而逐渐烤熟、全身赤裸的女孩,看到这些全身赤裸的女孩受到
如此的酷刑,加上本身内心的性变态,使得每一位罪犯都兴奋起来,同时他们的
肉棒也因此而竖立起来,而他们挺直的肉棒也将使下一场游戏得以进行。
此时每一个女性客户马上拿起粗糙的绳子,紧紧的绑住每一个罪犯的肉棒及
睾丸,由于绑得很紧,使得这些罪犯无论再怎麽兴奋都无法射精。
在之前所进行的都是男性顾客的游戏,现在将转换爲女性客户的游戏。由于
这些罪犯均是一些强奸犯,所以她们将进行第一个游戏,就是强奸这些强奸犯。
嗯,也许你会认爲那些罪犯都会喜欢这件事,但是不要忘记,他们的生殖器
官被紧紧的绑住,无论他们多麽的兴奋、多麽的渴望,他们都无法达到性高潮。
由于之前男人们已经与要被烧烤的女孩玩过一场性交的游戏,让女人们也玩
一场性交的游戏是很公平的事。所以女人们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在这些强奸犯
的前面放置一木制的长平台,如此使每一位女人都能有适当的高度骑上她们的男
性奴隶,而且在每一个犯人的后面都有守卫抓住他们。
每一个女人对于今晚所见到的事都感到很兴奋,而且她们已经开始准备玩弄
这些男人。女人们一步步踏上平台,到达一适当的高度后,开始玩弄起眼前这根
颤抖的肉棒。
盡管这些罪犯如何的喊叫,仍然无法停止女人的动作,女人们高兴的将她们
所选择的玩具插入她们的阴部,放纵的与她们的男性奴隶进行性交。由于有十位
女性客户,所以每一个人都有她们自己坚硬的肉棒,如果她们对自己现有肉棒的
大小或形状感到不满意,她们可以与旁边的人交换,而且她们都很乐意彼此互相
的交换,如此不断的使用各个不同的肉棒,同时这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在一个小时的女人疯狂性宴后,每一个女人都感到很满足,她们甚至认爲她
们藉由强奸这些非自愿的罪犯所得到的性快感,就如先前男人们所做的一样。也
就是如此,使整个房间内充满公平的气息,也减少了她们的男伴内心的不安,更
能放松心情去参与这场晚宴。
犯人们轻松的叹了一口气,他们认爲「比死还惨」的刑罚是令人不喜欢的,
但并不是无法忍受的,他们现在开始知道被强奸及被羞辱的感觉,而且每一个人
现在都愿意承认他的过错,无法达到性高潮在生理及心理上都是很痛苦的,由于
他们认爲他们已接受完他们应受的刑罚,彼此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们错了!而且是严重的错了!这些都只是一切的开始,他们真正的刑
罚才刚要开始。记得这是一间提供人肉的餐馆,而且开胃菜还沒端上来,炭烤香
肠的时刻已经到来。
当女人们镇定下来整理头发补补妆后,这个木制的平台被搬移开来,守卫将
这些罪犯们推往烤炉的一端移动,在烤炉的旁边有一铁制的烤架,其长度大约只
有十八英寸长,但这十八英寸正好在火热的木炭上方。由于犯人们一个接一个的
被绑的很紧,所以只有少数的守位在推拉,如果这些罪犯一有停下脚步的动机,
其他的守卫就会将火热的钳子烙印在罪犯的屁股上。
在烤炉的一边有一凹槽,这些罪犯被强迫踏进凹槽内,就在此时,这些愚笨
的强奸犯终于知道他们将要发生什麽事了!
由于站在较低的凹槽内,使得他们那被绑住、且挺直的肉棒正好位于烤架的
上方,肉棒与烤架是如此的靠近,只要他们那挺直的肉棒一下垂,甚至下垂一点
点,就会看到他们那根无毛的肉棒被炽热的铁架烧得「嘶嘶」作响。
在刚开始的前几秒,烧烤的温度让人感觉起来很舒服,甚至会使人産生出遐
想,有点像是在洗芬兰浴一样,这正与四个女孩刚开始被烧烤时的感觉一样。但
在随后的几分锺内,温度开始变热,以致于他们的阴茎及睾丸开始感到疼痛,疼
痛的感觉大约是直接放入火烤的一半,更糟的是,疼痛的感觉不断的到来,很快
就达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他们本能地要将肉棒移开,但就在此时,绑在他们身上的绳索立刻被牢牢的
栓在凹槽四周的铁环上,并且也多加上了许多铁环,不只他们的膝盖及腰部被牢
牢的绑在凹槽上,同时他们的颈部及手肘也都被绳索牢牢的绑住,因此这些强奸
犯们便一动也不能动地被牢牢的绑在烤炉边。
在罪犯前面几尺的地方,正是那两个日本女孩,她们赤裸裸的被翻转着,慢
慢的逐渐被烤熟,女孩那像玻璃般的眼睛活生生的看着这些俘虏,她们不敢相信
眼前这十根长而硬的肉棒正盘旋在她们旁边的烤架上面。
由于已经烤了一段时间,女孩已经不再扭动及发抖,只能看到她们不断的在
深唿吸,但这种现象也许也不会很久。由于肤色已经变成棕色而且也加上了调味
料,主厨开始将铁叉往铁架的下一格移动,使得女孩更接近炉火,她们此时才算
是真正的开始被烧烤烹调。
由于厨师们忙于烹调女孩,所以烧烤男人的香肠的工作就交由女性客户们来
做,传统的亚洲女性她们并不介意烹调食物的工作,反而很乐意于这项工作。但
此时女人们却有点迟疑,因爲她们从来沒有煮过人肉,而且是男人的肉棒,不过
经过主厨稍微的指导,她们马上很高兴在烤架上烧烤男人的生殖器。
由于在烤炉旁边温度是很高的,所以在旁边还穿着衣服的女人们,开始一件
一件的脱掉她们全身的衣服,现在所看到的是十个全身赤裸妩媚动人的女人,边
嘻笑边聊天,忙碌的烘烤着她们的香肠,使用着长夹子及尖锐的叉子将犯人的肉
棒放在烤架上烤,不断的扭曲旋转肉棒以使肉棒的每一侧也能烹调到,而且不管
犯人是如何的尖叫或乞求,她们仍继续进行她们的工作。
事实上,当她们听到这些罪犯的忏悔后,她们反而不会去同情他,反而更认
爲她们更应该爲这个城市去盡一份责任,去惩处这些强奸犯们,打击罪犯最好的
方法就是摧毁这些败类用以犯罪的武器。她们认爲这些罪犯永远都不会学乖,但
经过今天晚上之后,这些畜生就会知道什麽叫做惩罚。
不久之后,肉棒由红色转爲棕色,而除了顶端以外,肉棒的上面留下一条条
黑色炭烤的痕迹。男人的肉棒在烤架上已经被烤成一条热腾腾的香肠,不断的冒
烟,而且表面不断的在起泡。
罪犯们两膝不断的发抖,而且屁股也因疼痛而不断的发抖,他们最初的尖叫
声现在已转变爲哭泣呜咽声,因爲他们附属于他们身上最宝贵的一部份现在已经
烤熟了。
你也许会认爲疼痛最后会变成麻痹,但并非如此,反而愈来愈糟,他们的肉
棒在烤架上不断的被挤压烧烤,长长的刷子将烤肉酱涂抹在肉棒上面。这些裸体
的女人站在她们可以接触到犯人的距离内,不断的挑逗戏弄犯人们,不断的在犯
人的耳边辱骂恐吓,或者不断的拍打捏拧犯人。
当尖锐的叉子能够轻易的刺穿男人的香肠时,这根肉棒就已经烤熟了。他们
已经在烤架烧烤了将近十分锺,这正好是烧烤的时间,在此时女人拿起锐利的刀
子,将叉子稳稳的穿刺过男人的香肠,仔细的割除男人的睾丸,连同整个接连在
腰部的男性生殖器官一起连根切除。
男人再次由于疼痛而大声尖叫,如果再来一次,他们再也不会认爲烧烤他们
的肉棒是一件最伤心痛苦的事情。
由于他们几乎同时被烤熟,而且每一位都有自己的女厨师,所以去势的动作
也同时完成。一些女人很谨慎迅速的切割处理切除下来的东西,有些女人则不慌
不忙的、慢慢的、一片片的切割犯人的肉棒及肉球。不管用哪一种方法,女人们
都盡情的享受这场强奸犯最终的惩罚,她们都很高兴能够体验这场终极女虐待狂
的游戏。
这时守卫解开绑在铁栓上的绳索,并且将犯人带离炉火,这具有医学背景的
守卫头头,走向那些无肉棒犯人的胯下,一个接一个的去寻找他们的尿道,然后
夹起一根不  钢管插入,而在一旁的守卫则拿起烧烫的钳子,往犯人那满目疮痍
的伤口进行最后的烙印。
然而这些先前的强奸犯,现在已经被阉割掉,成爲一个沒有肉棒及睾丸的太
监,唯一剩下的就是一条排尿用的不  钢管。他们将被活生生再带回监狱服役,
但在带回去之后,他们将被赤裸裸的环绕监狱一周,这项举动具有三项目的∶羞
辱他们作爲最后一项惩罚;去告诫所有的犯人,性犯罪所要付出的代价是如何;
说明这些被阉割的罪犯将作爲其他罪犯的「妻子」。
所以,比烧烤肉棒及去势还要痛苦的事情就是过了今天晚上之后,他们的未
来将毫无光彩,他们的惩罚将伴随着他们的一生不断进行着。当他们要痛苦的被
带离餐厅以前,一项打击心理的事情正在他们眼前发生--看着人们吃着他们自
己被烤熟的肉棒。
由于阴茎及肉球已经脱离了男人的身体,女人们将可很容易的烧烤其他未烤
熟的部位。现在整条棕色带有黑色烤焦缐条的香肠,连同依附在旁边的肉球被从
烤架上移到热狗面包内,每一个女人带着他们的热狗到调味料吧台,去选择她们
最喜欢的芥茉酱,以及其他的美食,作爲她们的开胃菜。
由于男人先前的肉棒,即现在的香肠,仍然热腾腾的在面包上,这些小姐们
赤裸裸并且得意洋洋的站在那里,准备数到三(由于大部分的女人都是第一次品
尝人肉,所以藉此可提升她们的勇气),然后咬下她们的第一口。
她们认爲她们面对这些犯人这样做是必要的。有些犯人当场痛哭流涕,因爲
他们看到自己之前被女人烹煮的生殖器官,被当着他们的面前给吃掉。但这些女
性客户并沒有对这些败类産生同情心,此外,她们现在说实在的也很饥饿。盡管
很饥饿,女人们仍从容的去品尝这项新口味,去享受那被烧烤过、吃下会发出尖
锐「嘎嘎」声的香脆外皮组织。
这种滋味以及芥茉的调味使食物品尝起来更加美味,因爲在这管子里面,有
着她们从未品尝过的美食,而且那黏黏的睾丸,使人品尝起来感觉异常的美味。
当小姐们用完她们的餐点之后,这些罪犯一步一步痛苦的走上囚车,他们仍然光
着身子,准备如此进入监狱,并且环绕监狱一周。
男性顾客也很高兴的在旁边看着这场游戏,看着那些女人吃着她们的热狗。
男人们现在感觉到有一点点的不舒服,因爲他们的女人已享用过开胃菜,但他们
到现在都还沒有吃任何东西,肚子仍感觉很饥饿,而且此时铁叉上女孩的烤肉香
味充满了整个房间,这更使得他们感觉到自己的肚子仍是空的。
女孩的烤肉香味确实是很香的。现在再来看看火焰上的女孩,炽热温度传遍
女孩全身棕色的皮肤,而女孩那柔软的大腿、臀部及其他部位,正深深的被烘烤
着。阵阵传来的香味,使得每个人的嗅觉都感到很满意,这肉必是美味多肉的,
与一般传统的肉品是不相同的,同时这也不像是一场野蛮人的游戏。
在上面的男人说着,这将是他们一生所享用过最好的肉--慢慢烘烤出来的
亚洲少女的肉。但是有一个坏消息,那就是即使他们使用如此大的炉竈来烧烤,
他们仍须再等个一两个小时才能完全烹煮烘烤完毕。
既然热狗已作爲女人们的开胃菜,这两个韩国女孩正好用来当男人的第一道
菜,而且是使用韩式的烘烤方式。
盡管使用非常悲怜的眼神看着大家,这两个韩国女孩--李勤与苏月,仍然
即将被烹煮,她们的好运已经过去了。看着厨师向她们走过来,她们最后一次向
旁边的韩国官员诉说她们是无辜的,但是韩国官员对此却无任何的动作。
她们是因爲贩售重要军事资料录影带给北韩间谍而被抓的,如果这些资料落
入北韩的手里,将会有无数的南韩前缐军人丧生,所以对这些叛国贼将不会有一
个公平的审判。即将发生在李勤与苏月身上的事情将是一项很适当的惩罚,她们
将活生生被屠宰,而且被人们所食用。
这两个女孩大约有一百二十磅重,比日本女孩及泰国女孩的肉还多一点。厨
师从大木块上解开绑住李勤与苏月的绳索,事实上这是一块屠宰用的木块,她们
不久之后又要回到这块木块上,但她们的手脚仍然被绑住。厨师接着带着这两个
赤裸的身体到离这木块几尺远的烤架前,这些烤架就如先前烤犯人肉棒的烤架一
样。
李勤与苏月拼命的大声哀嚎,但这是沒有用的,厨师仍然继续进行他们的动
作,将女孩的臀部放在热腾腾的烤架上。当女孩的屁股以及大腿背部被放在炙热
的铁栏上时,女孩痛苦的想要跳开,但却被厨师给压住。
由于南韩官员已经向大家说明这两个女孩所犯下的滔天大罪--叛国罪,所
以盡管这两个女孩如何的大声尖叫,都不会有人去同情她们,而且大家现在都很
饥饿,这两个赤裸的女孩不久将是他们的第一道菜。
现在并还沒有真正的要去烹调这些女孩,现在只是要将女孩的皮肤稍微烤焦
并加上一些调味料在外部的肉上而已。人们看着这项活动感觉到很有趣,这不像
之前串烤的女孩只在烤炉上不停的转动,他们看到这两个韩国女孩双脚不断的疯
狂乱踢,而当她们柔软的皮肤接触到嘶嘶作响的铁架时,她们的身体就不断的扭
动。
她们的挣扎都是白费力气的,因爲她们被强壮的厨师牢牢的压在炽热的铁架
上,而且每一个女孩都被两个厨师给按住,她们的手脚也都被绑住,由此看来这
场竞赛是很不公平的。
厨师们藉由女孩的挣扎,使得女孩得以些微的转动,这爲的是让烤架能烧烤
到大腿的另一侧,任由这些被烘烤的女孩拼命的拉扯,这只是更有助于烧烤的进
度,现在她们大腿的上面也留下了一条条黑色烤焦的缐条。
在这疯狂的游戏进行了数分锺之后,女孩子被擡离了铁架,但她们的酷刑还
沒结束,厨师再一次的将她们的胸部压在热腾腾的铁架上,将她们的乳房压在炽
热的铁架上烧烤,并在这她们美妙身体上最美味的一部份,加上些许调味料。但
令人更悚然的事情是,即将发生在李勤与苏月身上更糟的事。
她们被擡到先前屠宰用的木块上,手脚仍然被牢牢的绑住,她们的身体不断
的滴下汗水,而且她们身上最美味的部位上留下了一条条黑色烤焦的缐条,她们
的手被绑在木块顶端的螺栓上,而脚则绑在底端的螺栓上,这块巨大的、宰人用
的屠宰板能够任意的从水平旋转到垂直。屠宰板被调整到一适当的角度,大约是
四十五度角。
第一道菜即将上菜了,而这些饥饿的客户已经等不及想要立刻享用。这就是
韩式的人类烧烤,李勤与苏月就是上面的肉。她们都被转向面对木板,以使她们
的背部能够完全展露出来。一把锐利的大刀被拔了出来,两个助手将韩国女孩用
力的压在屠宰板上,一根尖锐的叉子刺进了李勤的屁股。
当叉子刺入时,李勤害怕得不断地发抖,但更恐怖的还在后头。厨师带着微
笑爲每一个客人服务,小心翼翼的一片片切下李勤屁股的顶层,盡管她叫得再大
声、哭得再大声,厨师仍然有条有理的切除油腻部分,并将它丢弃在一旁的垃圾
筒内。
现在红色的肉已经展现在李勤左边的屁股上,厨师轻松的将肉一寸寸的切成
一片一片像牛排般,一直切到看到她骨盆的骨头爲止。在左边切下了五片肉后,
厨师继续进行他的工作,开始继续切除李勤右边屁股的肉。就在同时,另一位厨
师在旁边也使用同样的方法处理苏月。
最后就这样子,二十片红红的、血淋淋的肉片被切了下来,而且每一片大约
都有一寸厚,这数量并不多,但是仍然会有一些从大腿以及小腿上切下来的肉。
臀部的肉排被切下来后均被放在白  合金制成的盘子上,接着这二十片肉片被放
上烤架,在不断的翻转及快速的烘烤下,肉片不断的发出「嘶嘶」声及不断的冒
出水蒸气。
在烘烤的同时,这两个不断地哭泣、发抖的韩国女孩,仍将继续活生生的被
屠宰。就在两个女孩还面对着木块时,厨师将女孩大腿及小腿背部的肌肉全部切
除,当切到骨头后,厨师将女孩翻转过来,将女孩腿部前面的肉也像后面的一样
被一片片的切下来,所以这两着女孩丰满匀称的双腿,现在就只剩下肌腱、骨头
以及末端的脚掌。
腿部的肉其皮肤还附着在上面,而且被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现在正放在烤
架上,不断的快速翻转烘烤着。厨师背后跟着一位拿着浅盘的服务生,准备继续
处理女孩那有点烤焦的乳房。
首先厨师将女孩那深色、有点尖的乳头及乳晕一片片切下来,接着将这四颗
由韩国女孩所提供的「小卵石」串在长长的烤叉上,他们对于这项美味感到很满
意,并且开始将女孩的乳头移到火焰上烘烤,就像在烤蕃薯一样。
就在烧烤韩国女孩那一对对的乳头时,厨师继续一片片的将李勤与苏月的乳
房切下来,直到看到她们的肋骨爲止。这两个受到酷刑的韩国女孩仍然清醒的在
看着她们被活生生的屠宰,看到她们的乳房被一片一片的切下来,放在铁架上烧
烤,而在这铁架旁边的烤架上,也正烧烤着她们的臀部及腿部。
乳房的肉是很油腻的,但是当人们想到能够吃到年轻女孩的乳房时,都感到
很高兴,而不会去担心它是高卡路里的食物。最后厨师拿起电动的刀子去切除女
孩的双手,并将它丢入垃圾筒内。这项痛苦并不会持续很久,因爲厨师继续将女
孩的手臂由肩膀处切下。
女孩的手臂非常细,而且能够含骨头整支快速的烘烤,所以这些去除手掌的
手臂被放在烤架上,来来回回的旋转烘烤,直到一些测试性的切割显示出它已被
烤熟到骨头爲止。
最后,食用的时间到了!当韩国特使与他的妻子透过彼此手上的叉子交换乳
头之后,这场飨宴正式的展开。韩国特使的助手与他的妻子也作相同的动作,在
旁边的人群开始鼓掌喝采。
他们用牙齿将乳头从串烤上咬下,一不小心他们的嘴巴被这烧烫的小肉丸给
烫到,而拼命的向四周乞求冰开水,因此引起了旁边一阵的欢笑,但这些深色的
乳头真是如此出人意料的多汁及美味。
吃饭的时间到了,不管花费多少,这里正是一个可以让人们无拘无束地用餐
的地方。并沒有任何別致的装饰,就只有白  合金制成的盘子,以及野餐似的长
桌椅。喔!最重要的是这里有太平洋这一岸最美味的肉--年轻少女那最柔软的
肉,而且是最新鲜的,因爲那些少女仍活生生看着你在吃她。
所以,现在人们开始停止排队拿取沙拉吧上的食物(马铃薯沙拉、凉拌空心
菜、蔬菜水果等),而走向那已完成的韩式烧烤烤架旁,厨师问着每一个客人他
们所想要吃的部位,盡管乳房的切片是油腻的,但很快的这些切片就被拿光了。
一些人想吃大腿及小腿的肉,一些人要吃臀部的肉排,而且也有一些人要求
要去啃整根手臂。当酒杯中的酒被喝光后,人们带着期望的心情坐下来,去期待
他们的第一顿人类大餐。
在烹煮人肉的过程中,人们有一个共同的信念--这一餐是值得花钱和去等
待的。人肉并不像一般家畜或野生动物的肉一样,它是很诱人而且使人好奇的,
它是很复杂并且很奇特的,明显的它是人们尝过最好的肉。它唯一的坏处就是它
是如此的美好,以致于会使人沈迷于当中。但是人们知道,只要他们付得起钱,
他们将可再一次的享用这一顿美餐。
正当人们在享用韩式烧烤当中,这两个可怜的、被屠宰的韩国女孩,迅速的
失去光泽,她们仍然张开眼睛活着,她们已失去了许多的血液,在她们昏倒之前
她们只剩几分锺左右清醒的时间,而且她们即将死亡。
这两位韩国男人结束他们食用乳头的仪式,将目标转向这两个韩国女孩,盡
管再怎麽烧烤这两个女孩,女孩的阴道还是完整无缺的。事实上,由于双腿及臀
部的肉已被切除得剩下骨头,这使得阴道更加明显的展现出来,而且是毫无伤害
的。他们决定去强奸这两具血淋淋的尸体,但此时韩国特使告诉大家,当他们干
完之后,他们将要把女孩的阴道给切割下来,让他们的精液留在里面,并且生食
它。
现在开始来看这场游戏,两个韩国男人走上血淋淋污秽的屠宰板,脱去身上
的衣服,全身赤裸裸的将肉棒往女孩的阴部刺进去。盡管女孩已经接近死亡,但
她们仍感觉的到她们被这些男人给强奸了,并且男人们将精液射入了她们的子宫
里面。
当男人抽出肉棒以后,精液开始从女孩的阴道流出。男人拿起切骨头的小刀
子,从女孩阴部的四周切下去,并且深深的切入,然后将整个阴道给切割下来,
包含阴唇及接到子宫颈的整条管子。
两个韩国男人得意洋洋的拿着切割下来的阴道走向餐桌,坐下来并放下他们
手上的刀叉,开始去生吃他们手上这含有黏湿湿的精液并且带血的阴道。他们向
着大家说∶「我们韩国人想要品尝一下日本的生鱼片。」在他们这桌的客人突然
哄然大笑。
现在所有的人心情都变好了,吃了第一道菜后他们不再感觉那麽饥饿,但两
个女孩并不能喂饱二十多个客人的胃。被串烤的四个女孩也差不多被烤好了,她
们在无情炙热的火焰上烘烤致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烘烤女孩的过程花了好几小时的时间,这段时间里,人们不断的喝着果汁、
喝点酒,看着他们的主菜烘烤完毕。他们好奇的看着厨师暂时将女孩从火焰上移
开,切开女孩的腹部,拉出一些有毒的器官(肠子、肝髒、肾髒等等),然后再
用烹饪用的缐将腹部缝合。
回到火焰上,这些女孩看起来仍然是一个很可爱美丽的亚洲少女,但她们看
起来或闻起来更像美味的食物。女孩的皮肤已经被烤焦并且封起来,厨师开始将
女孩降低高度到铁架的最下面一格,离炭火仅有几英寸的距离。现在女孩已深入
烤炉内了,正在接受完全彻底的烘烤。
女孩被涂上最后一层调味料,铁叉被慢慢的旋转,以使高温能够将女孩的肉
烤熟到骨头。由于大家都有第一次食人的经验,所以现在大家的心情都很轻松,
都很兴奋,彼此聊聊天,彼此认识认识一下。
在他们享受他们那昂贵的菸和酒之时,他们问问与他们在一起食人的同好住
在哪里,并彼此的互相交换电话及住址。他们彼此都认爲,韩国女孩的肉是美味
的,而女人则向着她们的男伴开玩笑地谈论食用肉棒的经验。他们都同意,看到
日本女孩及泰国女孩被插在铁叉上烧烤,是最令人兴奋的,而且是最能引起性欲
的事,其次是看到韩国女孩被活生生的烧烤屠宰。
讲了那麽多,这场联谊的活动进行了好几小时,以致于使人们忘记了那极度
饥饿的胃,虽然他们已经吃过了第一道菜,但这些并不会使他们有吃饱的感觉。
在谈笑之间时间很快的过去了,人们的胃开始「咕噜咕噜」作响,主厨得意
洋洋的宣布,主菜已经准备要上菜了。主厨再一次地将刀子在臀部及大腿划下几
刀,以确认食物是否烤熟。接着女孩被从烤炉上擡下来,放在一个大小与亚洲女
孩体型大小差不多的白  盘子上,这些盘子上面已摆设了许多水果以及一些装饰
品,而女孩被放在上面,面部朝下,屁股被擡高起来。
此时铁叉被抽了出来,上面沾满了烤肉的卤汁而不是血迹,再来将苹果放在
每一个女孩的嘴里,而胡萝卜则被插入屁股内,这正是所谓的日本烧烤型式,比
韩式烧烤多了一些准备工作。
客人们坐在他们的长桌子旁,在桌子的两端各放着一盘已烤好的女孩、一盘
日本女孩及一盘泰国女孩。这些女孩看起来仍是如此的美丽动人,而且眼睛仍然
张开着。
亚洲女孩原本皮肤就有点带棕色的,经过烧烤之后肉色变成深棕色,皮肤并
且不断的起泡。现在开始来处理日本女孩,当第一刀从臀部切下后,冒出了一阵
水蒸气,使得空气中充满了香味,这正表示出这些女孩被煮的刚刚好,而那些卤
汁及调味料则与少女的肉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当饭菜摆上餐桌的同时,厨师绕着桌子一个个询问每一位客人他们想吃的部
位,第一个被问到的幸运客人他选择了日本女孩的乳房,此时旁边的助手抓着女
孩的头发将尸体拉起,厨师接着马上将女孩的双乳切下来,发给首先提出要求的
客人。日本女孩的乳房并不像韩国女孩的一样,它比较小但肉比较多,仅有少许
的脂肪。
看着一颗小小的乳房放在餐盘上,使人産生一些性幻想,客人小心翼翼的将
乳头及乳晕切下,准备将这宝贵的小卵石留到最后再吃。一些客人同时要求要吃
阴道,爲了达到公平,厨师小心地将女孩的生殖器切下来,将阴唇切给要吃的四
位客人,让这四位客人享用玩弄一下女孩的阴唇。
人们享用这些煮熟而且不含有精液阴道的方式,比起之前享用韩国女孩阴道
的方式也许高雅多了,但这只是点心,你也可以认爲它只是一盘开胃菜而已。在
桌上还有许多肉,而且不久之后一块一块多汁的肉从女孩身上切下来。
大腿和小腿的肉脂肪比较少,但人们还是比较喜欢品尝女孩臀部的肉,因爲
他们都认爲那是最佳的美味。由皮肤表面所渗出的卤汁(由特殊配方所制成),
使得女孩的肉闻起来更加的美味。当腿部正面的肉被切除完后,女孩被翻转了过
来继续处理其他的部位。
正当人们拼命享用这些食物时,厨师顺便整理一下场地,将韩国女孩的肋骨
及肩部从烤架上砍下;最后,日本及泰国女孩的尸体被切除的只剩下骨头;同样
地,厨师轻巧地使用电锯将肋骨及肩部给切了下来;这些客人们都很高兴有机会
能看到这场屠宰尸体的活动。
当服务生头头意识到所有的客人都已经吃得很饱时,服务生还询问客人是否
要打包一些肉回去。
当一切都结束之后,人们的心情一切都放轻松了起来,他们都将自己给喂饱
了,而且不会认爲有任何的浪费。食用这些在外面被禁止的食物,不仅品尝到人
间美味,同时也具有一些情色的经验。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同时都有相同的感
觉。
不用说,这些男人马上脱掉了全身的衣服,将他们的女伴丢到桌上,屁股朝
外,并将他们那刚勃起的阴茎插入他们的女人的后面。不管是插入阴道或肛门,
女人们一点都不介意。男人同时强迫他们的女人面对这些被屠宰的尸体,而女人
则高兴乐意地去啃食残留在骨头上的肉。
在整间砖块砌成的房间内,男人跟女人似乎同时达到了高潮,房间内充满了
吼叫声、呜咽声、尖叫声,人们同时的盡情的放松自己。在这城市最丑陋黑暗的
地方,一个沒有豪华装饰的建筑物内,人们享用完他们一生中最完美的一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