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置

熟妇人妻


  梁浩玲,年约三十二岁,己婚两年左右,是一名职业女性。她丈夫则是要经常往返大陆两地公幹的小商人。
  夫妻二人非常恩爱,但最近一年间丈夫可能工作压力大了很多,房事竟迟迟两三个月一次,丈夫更有时表现出求其乎衍的态度,短短数分钟的性爱行为使梁浩玲十分难受,十分成熟的身体使她对性的需要越来越大,但她却不敢对丈夫坦白其生理需要,以免丈夫觉得她是一名淫妇。
  每次假装着性高潮的梁浩玲最后惟有开始靠自渎来降温自己的性慾。
  某日,梁浩玲如常地返回公司上班,由于公司的生意性质,她的同事多是男性为主。亦由于以男性为主,日常工作上的对话便免不了些性话题。梁浩玲为了能溶入同事当中,亦有时不想某些男同事借性话题来为难她,梁浩玲反而表演得很性开放,还有时主动地讲些有味笑话。
  由于是夏天,这天梁浩玲便穿了件白色半透明的裙子,隐约地可以看到她那34吋D杯的白色乳罩及米色的保守型底裤。
  梁浩玲的样貌不算很美,但却有一股成熟女人味,长长的被染成浅褐色的长髮再加上她这天的装扮,使她看起来特別的性感。
  梁浩玲不知道她已吸引了一个18岁的暑期男。张正文才在这公司做了两个多星期暑期,但一开始工作便己留意了梁浩玲的性开放言行了;虽然他不知道这是梁浩玲扮出来的。而最令他深刻的是:在某日中年饭后,当某男同事拿出本色情刊物来看时,竟听到梁浩玲竟大声说:
  [喂,真不明白你们男人为何买这些刊物来看,个个女人都系一对波加一个洞啦!个个做爱表情又咪系一样好似好痛苦,噼哂口叫着床睇一个咪够啦!睇咁多又有甚么分別呀!我除哂衫都比这个相中女人好睇得多啦!你睇呢个女人,对乳房就青肋现、乳头就黑墨墨的,都唔知系咪俾男人啜得多定系生完仔谷奶呢!人地话黑乳头的女人通常是淫荡多些呢!]
  那男同事听后便淫笑着回应梁浩玲:
  [咁玲姐妳对乳头又系甚么颜色呀]
  [当然系粉红色啦!我保养得好好架。] 梁浩玲脸也不红地大声回答。
  由这时开始,那少年张正文便认定梁浩玲是淫妇一名了。更使张正文深刻的是;由于公司下层是货仓,张正文便要在两层楼上上落落提货作,而梁浩玲亦经常要到货仓点算存货,由于梁浩玲常穿一些阔身短裙,又沒有穿上底裙,下楼梯级时条裙子便轻飘飘地翻开着,使张正文不时在楼梯底下很容易看引梁浩玲不同颜色的尼龙底裤;多是白色、也有粉红色、浅黄色、和黑色、甚至有红心或公仔图案的白色棉质底裤等等。
  梁浩玲身高约5呎2吋高,身材适中,略胖的下身使她光滑白皙的大腿更显成熟味道。由于她爱穿些3、4吋高跟鞋,梁浩玲下楼梯级时便要慢慢地、不时扭动着屁股,使张正文可以慢慢仔细观看她的裙底春光,亦变成他日常工作的娱乐了。
  和张正文一起做暑期工亦有一名18岁左右的少年陈中信。他俩都喜看梁浩玲的裙底,更用估她穿甚么底裤来作赌注呢!
  由于这天货仓入了批新货,张正文和陈中信便要加班搬货,而梁浩玲则做到晚上9时仍留在写字楼中,其他的同事己回家了。梁浩玲因丈夫上了大陆公幹,家中又沒有其他人同住,便决定加班做晚些了。
  过了9时许,梁浩玲不自觉地看了看手錶才发觉自己已做到很晚了,便站起到茶水部喝了些水。
  当她正回到自己的工作檯时,忽见隔离男同事檯上留下的四级限版画报,梁浩玲竟不自觉地拿起来看。只见这昼报的内容主题尽是熟女和人妻,一群三四十岁的日本女人分別光脱脱地和男人做着爱。只见其中一个较娇小的被影着给一名大汉用狗仔式从后抽插着,由于她其中一手臂被那大汉抽起,那熟女便要一手支托着上身,香汗淋漓的上身便要侧侧地对着镜头,两颗深红色的大乳头和她一脸痛苦张开口呻吟着的表情便盡显在相中。
  梁浩玲看着看着,竟不其然开始用手抚摸自己的乳房了。
  摸了约一分锺后,梁浩玲便放下那淫书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在她的手袋中拿出一支粉红色振荡器来。只见她抽起了白色裙子,把她那米色的底裤除了下来后,便把双小腿平放在檯上,再开动那支振荡器在她那肥大多肉的阴部处用力磨着。
  不消一分钟,只见已有数滴乳白色淫水从梁浩玲两片特大号阴唇中流出了来。由于身在公司,梁浩玲不能像在家中般疯狂淫叫着,她只能用牙紧咬着下唇作中呻吟喘息的低沈喉音。
  只见她用那支振荡器不停地磨着她的大阴核,双目紧闭,淫水不住流出,唔唔之淫叫鼻音不绝,状似快接近性高潮的时刻了!
  就在这时,梁浩玲忽然只觉有硬物深深的插进了她的淫穴裏,双手则被人捉住反勾着,惊骇之下右手拿着的振荡器亦跌了下来,在地板上发出胡胡之声。
  梁浩玲张眼一看,只见张正文蹲在檯下,把两只右手手指插进了她的淫穴内。而她双手则被陈中信反勾着,陈中信更很快地把梁浩玲的手用麻绳缚在椅背的木条上。
  梁浩玲便大声叫喊着:
  [你们快放开我!救…救命呀!!!]
  却很快被陈中信用她脱下了的米色底裤塞进了她的口中,使她只能发出沈闷的唔唔之声。
  只见陈中信笑着说:
  [玲姐不用怕呀!有我们同你一齐玩呢。我们见妳手淫得咁开心,不如与众同乐啦!唔好扮野啦,妳平时都好淫架啦!妳睇阿文对手指已湿到滴出水啦,果然系正牌淫妇一个!]
  不住摇着头否应自己系淫妇的梁浩玲却开始被陈中信用数码录像机影着她正被手指插着的下体。陈中信之前已用这数码录像机拍下梁浩玲不少裙底春光呢!
  原来张正文和陈中信在楼下货仓刚好做完工作后,正想到楼上拿回自己的东西回家时,却听到写字楼房中传出阵阵女子呻呤喘息,当他们看见梁浩玲在自慰时,就决定在她快到高潮时下手了。
  梁浩玲见录像机在拍着她,便想把双腿夹紧,但由于她之前的姿势是把双小腿平放在檯面上,陈中信已比她快了一步先捉住了右小腿往外拉,再用绳子把梁浩玲的右脚跟缚在檯角的木柱。
  这些旧式木制工作檯有5呎阔,当陈中信再把不断挣扎着的左脚跟缚在左边檯角木柱后,梁浩玲双腿便被噼成八字型般。
  这期间张正文仍不停地用手指抽插着梁浩玲的淫穴,当张正文用左手翻开她的两片肥大外阴唇时,只见梁浩玲深红色的内阴唇和粉红色的大阴核便露了出来。
  由于张正文的脸很贴近梁浩玲的阴部,当他嗅到从梁浩玲的阴部传来的成熟女性体味和那颗大如尾指头般的阴核时,便不自觉地用口去吸吮她的阴核了。
  梁浩玲只觉一阵被电的感觉从阴部传来,竟是那么的舒服受用。不其然挣扎着的力气亦变细了很多!
  梁浩玲虽然已结婚两年多,婚前亦分別与两个旧男友有过数十次性交经验,但却未试遇被男人吸啜阴核呢!尤其是她丈夫比较保守,只懂用传教士一式,反而之前的男友还会要她替他们口交呢!
  不知是否梁浩玲的骨子裏其实是十足的淫荡,但对已沒有造爱两个月的梁浩玲来说,张正文的吸吮和手指抽插竟使她的成熟女性生理起了莫大的刺激!只见梁浩玲渐渐地停了挣扎,反而开始用腰力抬起下体来就张正文的吸吮和渐快的手指抽插了。
  只听到张正文的口中传出阵阵啜出水来的淫声,一面淫笑叫着:
  [哗,玲姐真系好鬼淫呀,淫水十足,虽然系腥腥地,但都几好味!]
  同时只见张正文的手指从梁浩玲的淫穴裏抽出的淫水变得越来越杰和乳状似的,使他的手指看似在打看起泡的忌廉呢!
  就如此这般几分钟后,陈中信见梁浩玲已沒有反抗的表现后,便先解开她反手缚着的绳结。之后陈中信便替梁浩玲脱下那条白色裙子,只见梁浩玲全身只剩下一只白色乳罩。
  梁浩玲可能平时甚少外出晒太阳,只见她全身白白滑嫩的皮肤舆她那片阴部黑森林相比显得像是光管般。由于她流出很多淫汁,梁浩玲那片阴毛亦已湿透滴出水来。
  当梁浩玲的乳罩被陈中信除下时,本己逼得个乳罩涨蔔蔔的34吋D杯乳罩的乳房便弹了出来上下翻动着。
  只见对雪白的柔软大乳房上竟生了对深黑褐色的乳晕和大如提子的黑色乳头!
  张正文和陈中信见状不禁失笑,只见张正文叫着:
  [玲姐,妳不是曾笑人乳头越黑便越淫荡吗妳两粒乳头又大粒又黑过墨,那不是代表你是十足淫荡吗妳对大乳晕好似那些刚生完仔的女人呢!妳不是时常同人讲妳对乳头是粉红色的吗]
  其实梁浩玲以前也被她的男朋友如此嘲笑过她那对又黑又大的乳头,其中一个更在分手后时常在她背后唱她呢!
  张正文和陈中信开始每人吸啜着梁浩玲的左右大乳房。而张正文更是对她那粒大乳头又啜又咬,只见仍被底裤塞着口的梁浩玲被弄至大停地沈声呻吟着。
  由于张正文想听一听梁浩玲的淫叫声,便把她那底裤从口中拿下。
  [啊……呀……喔……啊……]之声便嚮过不停了!
  已沈迷了性爱的梁浩玲给张正文和陈中信二人用口吻遍全身,两少年更不住用手去抚摸她全身最私人的部位,口中不住淫笑着评品梁浩玲的那些部位最白最滑,又那部位最丑。
  这样把玩了近半小时,张正文便把梁浩玲双脚的绳子也解了。当张正文把梁浩玲对白色高跟鞋除去后,只见她双脚护理得很好,每只脚指都涂上了鲜红色的甲油,脚指不大不小的长得甚美观,也沒有脚臭的味道。
  张正文和陈中信把梁浩玲抬放在地板上,两少年便除下身上衣服。
  只见陈中信选了梁浩玲的头部位置,便蹲低把他那约6吋半长的阴茎插入了梁浩玲的嘴裏去。张正文则抬起了梁浩玲的那双滑嫩小腿,双手手指分別摄进梁浩玲双脚的十只脚指之间,手扳则按着梁浩玲的脚扳地使她双脚朝天般,而阴部便因此给托了起来了。
  张正文把他那近7吋半长的阴茎先在梁浩玲的淫穴外涂上些淫汁,竟在她的阴唇和阴核处磨擦着而不插入。正替陈中信口交着的梁浩玲不禁地发出咦唔之声,像是催促着张正文快些的插入她的淫穴似的!
  终于张正文便插进了梁浩玲的淫穴直抵她的子宫颈处,粗壮的阴茎把不少乳白色的淫汁从她的淫穴裏迫压着喷了出来。这是梁浩玲的第一次3P。
  由于她不是第一次替男人口交,她很有技巧到用舌头去舐陈中信的阴茎和阴袋,更用力地去吸啜着少年的阴茎。
  陈中信则双手抓紧梁浩玲的长头松和后颈,用力地不停使梁浩玲的头前后摆动着,只见梁浩玲不断的因深喉活动而嘴角流出涎液来,一面口腔内则发出吸啜之声及喉头叫床之声。
  陈中信一面抽插着梁浩玲的小嘴,一面欣赏着她那抵死痛苦的淫溅表情。最初还是双眼直望着陈中信的梁浩玲,越来越急速和狠快的活塞运动使梁浩玲终于只能闭着眼睛集中精神、全力地去吸啜口中少年的大阴茎。
  眉头紧锁的梁浩玲满面香汗,想发出疯狂的淫叫声却又硬生生地被陈中信的深喉抽插所制止了。
  位置在陈中信后方的张正文也正忙着,只见他双手用力按住梁浩玲的脚扳,十指噼开她的脚指而不停抽插着她的小穴。
  梁浩玲只觉一生从未试过如此痛快刺激地去做爱,也从未想过自已是可以喷出这么多淫水的,更是想不到她即将会面对她生理上第一次的大潮吹呢!
  两少年很有默契、很有节奏地抽插着梁浩玲的身体。在后方的张正文只见梁浩玲那双大乳房上下左右地抛动着,全身大汗淋漓的梁浩玲使她看起来发着油光似的,黑墨墨的大乳晕和乳头更显得更黑更淫。抛动着的黑乳头亦顺势替梁浩玲抛出不少汗水呢!
  张正文在加速至一秒四下的抽插时,忽觉梁浩玲的淫穴突然收缩起来,只觉淫穴的深处和阴唇週围涌出大量的热淫汁。
  张正文便示意陈中信,只见二人很有默契地同时把他们的阴茎从梁浩玲的身体内抽出了。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梁浩玲即时一面疯狂淫叫着,一面她的淫穴竟喷出一条水柱般的透明淫汁,直喷到五、六呎以外!
  只见陈中信手中拿着的摄录机不住的拍下梁浩玲潮吹的整个过程。
  张正文则一面用手去抚摸正处于高潮馀韵中梁浩玲的阴阜上,一面则用另一手的中指用力地去抽插她还在抽蓄着的淫穴。
  不消一刻,梁浩玲竟再次表演潮吹!快感狂唿着的她虽然这次喷的量是少了,但却弄到张正文一身都是潮水呢!
  经歷了两次快乐到死似的高潮后,梁浩玲像是全身虚脱般躺在地上,脸上露出满足神态的她只能不停深唿吸喘气呻吟着。
  梁浩玲却不知道今晚将会有更多的性高潮在等候着她呢!
  陈中信架好了摄录机后,张正文便拿起地上那条米色底裤去替全身乏力的梁浩玲抹干她身上的潮水和汗水,只见那底裤很快便湿淋淋地滴出水来。
  干了身的梁浩玲被张正文和陈中信反转了身躯,便用狗仔式来开始另一场3P了。
  这次两少年的位置互转了,张正文插进了梁浩玲的暖熊熊的口腔,而陈中信则托起了梁浩玲的屁股便插入了她的小穴。
  梁浩玲自嫁了后己两年多未玩过狗仔式了。
  只见二少年很有节奏地、三浅一深、三慢一快地抽插着梁浩玲的身体。他们看来并不急于一时之快,反而想令梁浩玲再次性感起来。
  果然很快梁浩玲便恢復了做爱的体力了。跪在地上,两手支地的梁浩玲要盡量张开小嘴才能容纳张正文那7吋半的粗大阴茎。只见张正文每抽插一下,梁浩玲的嘴唇便裏外翻动一下。才抽插了四、五下,梁浩玲的嘴角已流出了唌液了!
  张正文把梁浩玲的左边长髮全数拨到她的右边,好使摄录机能清清楚楚地拍下梁浩玲的面部动作。
  陈中信则指导梁浩玲把她的左腿提起作直角90度向前放在地上,一个淫溅的狗?姿势便展示出来。这姿势使梁浩玲要把上身倾侧向右边下角,两只大乳房便分別堕了下来。而左小腿向前屈放着使梁浩玲被插着的阴部完全暴露在摄录机的镜头下。
  梁浩玲向前曲起成直角90度使她像象牙般光滑白嫩结实的大腿和小腿表露无遗。一丛湿润的长长密密黑色阴毛更加添了熟女的性感。
  梁浩玲略肥大的屁股,粗壮结实的大腿,和修长圆混的小腿完全配合在这狗?姿势下。
  更重要的是,这姿势可使梁浩玲做爱更吃力,但却可以享受被插得更深的快感!
  镜头下的梁浩玲很快便全身大汗,汗水涎液淫汁等不停地滴在地上。
  梁浩玲的两片大阴唇更是被插至翻出翻入地发出啪啪之声。
  陈中信接着用右手提起了梁浩玲本支撑着上身的左臂用力往下扯着,使她的上身更往右倾了。
  梁浩玲的头部亦顺势向右倾,使她的浅褐色的长髮从她的右脸自自然然的坠了下来。
  两少年便像串烧般前后插着梁浩玲的身体来玩乐着。
  梁浩玲则不断发出阵阵悽惨的喉音,像是哭求着快些高潮的到临。
  镜头下梁浩玲的淫穴已因长期充血而露出血红色,不断的抽插亦加快了充血的速度。
  二人合拍的加速抽插使梁浩玲又进入了高潮的边沿了。
  同样是在最难得的关头,两少年便同时抽身而出。
  梁浩玲又再表演了一幕大潮吹,只是吹的更激!
  像狗?姿势的梁浩玲紧闭着双眼,满身油光的身体打振着。
  一边大声地淫叫呻吟着,梁浩玲的淫穴一边在喷出数条水柱,一条较粗的竟射出到7呎远的地板上,水柱打落在地板上还发出得得之声呢!
  维持了约5秒的潮吹后,梁浩玲仍是保持着那狗?式的姿势来享受她高潮馀韵,只是叫声变得柔弱了些。
  两少年又再[串烧]梁浩玲了,只是二人交换了位置。这次是张正文拉扯着梁浩玲的左臂,这时梁浩玲的淫穴因充血变得更鲜红色了。
  二人合力的串烧使梁浩玲的一对大水袋般的软乳房摆动得抛上抛落,不断地拍打在上身而发出啪啪之声,对黑乳晕和乳头亦因性兴奋充血而发涨了一半多。
  梁浩玲越来越似狗?的模样了。
  高潮的馀韵很快便又被推至另一高峰了!
  同样是合作的天衣无缝,两少年又令梁浩玲再潮吹一次…两次…三次…
  这晚梁浩玲一共潮吹了七次,但其实到了第五次时己吹不到甚么淫水了,只是张正文和陈中信一心要梁浩玲水盡人亡而己。
  第七次潮吹时的梁浩玲已经完全疲乏力盡,维持了将近两小时狗?姿势的她除了淫穴外,四肢己麻庳到不能动弹。
  两少年见如此境况,便在她这次高潮中分別口爆和穴内爆了。
  梁浩玲自以为做爱经验丰富,但到了这晚她才是首次体会到高潮甚么感觉呢!
www.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