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置

冯嘉怡的婚礼祝福


十月五日,晴。
正值国庆七天乐,而在这个举国同庆的欢乐节日里,一对新人也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陈宇,你愿意迎娶你面前的这位冯嘉怡小姐,和她成为合法夫妻,无论贫穷或疾病,一生一世都照顾她爱护她吗?」
陈宇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冯嘉怡,满眼温柔地说道:「我愿意。」
神父转向新娘问:「冯嘉怡,你愿意嫁给你面前的这位陈宇先生,和他成为合法夫妻,无论贫穷或疾病,一生一世都照顾他爱护他吗?」
冯嘉怡看着陈宇,他是那么的优秀,外表斯文稳重,平时烟酒不沾,交往以来这么久从未试过骂她一句,身边的姐妹都很羡慕自己能找到这么好的男朋友,最后能够结婚。
只有冯嘉怡只有知道其中还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对外人提起了,连陈宇也不能说。
三月十六,多云。
「早就听阿宇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让他带你回家来吃顿饭,也好让我见一见,可他老是神神秘秘的,今天终于是有机会见到你了,果然很漂亮啊,难怪小宇这么喜欢你了。」
陈宇的父亲陈百祥看着冯嘉怡笑得都合不拢嘴。
冯嘉怡腼腆地笑了笑,又看了看身边的陈宇,把头低了下去,一副娇羞小女人的模样。
「那当然了,嫂子这么漂亮,大哥肯定是要把她藏起来,免得被別人惦记上嘛。」
陈宇的弟弟陈宏嬉笑着看向冯嘉怡,好像这个还沒过门的女人已经成为他们陈家的人一样。
「哎!你又在胡说八道了,嘉怡你別见怪。阿宏老是这么沒个正经的,跟他大哥完全不一样,真怀疑当年是不是在医院把他抱错了。」
「是啊是啊,大哥就最好了,成熟稳重聪明能幹,我就什么都不行,样样比不过他。」
陈宏说话有些阴阳怪气的,冯嘉怡已经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了,但还是努力保持着一张笑脸,而身边的陈宇好像丝毫也沒察觉到其中的不妥。
幸好陈百祥是老江湖,快速地转移了话题,才沒让这个难得的家宴鬧得尴尬收场。
这顿饭一直吃到了十点多才结束,陈宇开着车送冯嘉怡回去,路上冯嘉怡终于忍不住发问了:「我看你弟弟好像不喜欢我的样子。」
「怎么会呢。你別看我弟说话好像沒个着调,但他心地很好的,他刚才要是说错了什么,也是无心的不会是针对你的,你別多想。」
冯嘉怡思考了一会,表情有些复杂:「可是他……,他刚才……」
冯嘉怡犹犹豫豫地就是说不出口下一句话。
「你別多心了,如果他真的刚才哪里说错话,惹到你生气,我这个做大哥的替他对你说句对不起好不好。」
冯嘉怡心里谈了口气还是沒有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出来。
就在刚才一家人坐在沙发上聊天的时候,冯嘉怡就已经发现陈宏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偷瞄着自己,一开始冯嘉怡只是以为他对自己好奇,正常的那种观察而已。
但是到了后来开始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的那双穿了黑色丝袜的长腿眼睛都不眨地看个不停,冯嘉怡开始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下意识地把脚都往后面移了一点,却也沒能阻止陈宏进犯的眼神。
如果说一开始还是自己的误会和错觉的话,到了后面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围在圆桌边坐下,家里总共就陈百祥父子三人,佣人们有自己吃饭的地方,所以算上冯嘉怡也不过是四个人,显得有些冷清。
陈宇和陈宏兄弟俩分別坐在父亲陈百祥的两边,而冯嘉怡则是挨着陈宇坐下。
在饭桌上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咦!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奇怪?」
陈宇偶然间发现女友冯嘉怡的脸色有些奇怪。
冯嘉怡勉强笑了笑:「沒事,刚才鱼刺卡到喉咙了。」
「哦,你吃鱼的时候小心一点,这种鱼小鱼刺很多的。」
冯嘉怡其实沒说出来的是就在刚才大家聊得开心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桌子底下有一只脚碰到了自己,一开始以为是不小心碰到的,只是沒想到那只脚用脚掌在她的小腿上摩擦了一下。
吓得冯嘉怡整个人打了个激灵,因为按照方向来感觉,这个色胆包天冒犯自己的人正是男友的弟弟陈宏。
冯嘉怡的心里慌张了起来,沒想到男友为人这么正正经经,他的弟弟会是一个这么轻佻好色之徒,况且他下手的对象还是即将成为他大嫂的自己。
但是在饭桌上那样一个场合,冯嘉怡不能直接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她打算待会找男友单单谈谈。
在送冯嘉怡回去的路上,陈宇还在说个不停,他把自己和弟弟小时候一起长大的糗事一五一十地说个冯嘉怡听,末了还说了一句:「嘉怡,你也知道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我和我弟都是我爸一个人一手带大的。他要做生意又要照顾我们兄弟俩,根本沒那么多的精力,所以阿宏长大以后是比较会放纵一点,但他为人心地一直都是很善良很好的,希望你不要跟他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好吗。」
冯嘉怡鼓足勇气想要说的话,最后还是沒能说出口。
「好啦,我要回去了,你也快点回去吧,路上要小心別开那么快。」
陈宇拉着冯嘉怡的手不愿意放开。
「怎么了,很晚了,你要是再不回去的叔叔要担心了。」
「那你亲我一下,亲我一下我就回去了。」
陈宇像是个小孩似的向冯嘉怡撒起娇来,他闭上了眼睛把侧脸朝向冯嘉怡。
冯嘉怡对此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知道不满足男友这个条件的话,他肯定是不会放自己走的,于是稍微起身移动开副驾驶的座位,往陈宇的脸上深情地一吻。
却沒想到陈宇顺势将她抱住,往她的座位上扑了过去,将冯嘉怡整个人压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像是狼要吃羊般,充满慾望地盯着自己的女友。
冯嘉怡那有些害怕又有些可怜不知所措的眼神彻底地点燃了陈宇心里的那团慾火,他将冯嘉怡的双手紧紧压住,头往她的脖子拱了上去亲个不停。
男女间的爱欲令得整个车厢内温度都有所升高,就在陈宇急急忙忙要解开皮带大幹一场的时候,冯嘉怡想起了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的坚持踩住了这个慾望的急剎车。
「你別这样,你快放开我。我再不回去我爸妈要担心了。」
「怡,给我,我受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在这种紧要关头,让陈宇放弃真是比登天还难。
「不行的,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我们的第一次要留到我们结婚的那天吗?」
陈宇不再管冯嘉怡说什么,急急忙忙地就想要去脱冯嘉怡的衣服。
「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冯嘉怡的脸色变得冰冷起来,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冯嘉怡外表看似柔弱,其实内心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女孩,陈宇生活上的很多事情都是由她来安排的。
陈宇被冯嘉怡坚定的眼神一瞪,顿时像是从头顶上泼下一盆冷水,什么样的慾望火苗都被熄灭了:「对不起,怡,我、我太爱你了。我每分钟都想跟你在一起,一刻都不想分开,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你千万別生气。」
冯嘉怡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髮,瞪了他一眼:「下次可不许你这样了。」
看着陈宇有些委屈的样子,她本来还想批评他的话也说不出口了,转而安慰他:「好了,我沒生你的气,只是你刚才的样子真的有点把我吓到了。」
陈宇在车内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最后得到了冯嘉怡的肯定答覆沒有生他的气才放心地离开。
四月八号,多云。
「喂!你为什么这段时间老是躲着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別人了。」
冯嘉怡拿着手机略带哭腔地说道。
而手机的那头却传来陈宇不咸不淡的回復:「你別多想,最近这段时间我工作比较忙,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可能沒那么多时间陪你,以后我再补偿你好不好,就先这样,有电话打进来了,这么晚了你自己早点睡。」
还沒等冯嘉怡说完话,陈宇就急急忙忙地挂断了电话,这是他们交往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冯嘉怡不知道陈宇和自己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总感觉两人间的距离好像隔了点什么,她联想到陈宇最近反常的表现,不禁开始怀疑陈宇是不是背着她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伤心、委屈和害怕一股脑地涌向了她。
「好,是你自己不珍惜的,就別怪我这样做。」
这是冯嘉怡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来酒吧,她看着酒吧里那些形形色色的男女在舞池里疯狂地扭动腰肢,头顶上色彩灯光闪个不停,整间酒吧播放着快节奏的劲爆舞曲,让人一进来就有种全身毛细血孔都张开的感觉。
冯嘉怡看着整个大厅里除了一些小年轻外还有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上班白领,在这个地方他们脱下戴了一整天的面具,彻底地融入到无忧无虑的环境当中,这里沒有上司和老闆,沒有竞争和必须完成的任务。
冯嘉怡坐到了吧台上想着自己只是在这里坐坐,待会就走不会出什么事的。
「嗨,美女,一个人吗?介不介意我坐下来」
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男子还沒等冯嘉怡同意就已擅自坐到了她的身边。
冯嘉怡无论是从气质还是外在都是中人群中能够引起男性和女性注意力的大美女,只是她平时的打扮较为保守,也不爱来这种地方。
冯嘉怡知道自己是被传说中的搭讪了,她的内心很矛盾,正因为她平时不注重打扮又不爱到处玩,所以她的生活圈子很小,认识的男性也不多,只是沒想到刚一来酒吧就有陌生的男人过来搭讪自己。
不论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或多或少有些虚荣心,冯嘉怡心里有些得意:「陈宇你不理我,还有其他男人会主动泡我,是你自己不懂珍惜。」
冯嘉怡和善地对他笑了笑,她想着反正这么多人,他又不敢怎么样,自己就跟他聊会天又不会怎么样。
那个年轻男人是个酒吧常客,对付冯嘉怡这种第一次来的小妹妹只是两三句话就能熟悉起来。
「呵呵,原来你也是学设计的,这么巧啊。」
「对啊,只是后来家里的原因放弃了,真羡慕你还能到现在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冯嘉怡在和他的聊天中了解到原来这个叫小利的年轻男人也和自己一样大学都是学的设计专业。
「要不要一起下去跳舞。」
「啊!还是不要了。」
冯嘉怡看了看热鬧的舞池,她的心跃跃欲试但对陌生的事物还是怀抱着恐惧。
「你第一次来还沒试过吧,沒关系的,不用害怕,有我在你旁边保护你。来这里的人都是希望能减轻生活压力,来了这里不下去跳舞的话你是体会不到乐趣的,来吧。」
冯嘉怡被小利说得蠢蠢欲动,最后耐不住他的请求,被他拉着走到了舞池中。
在那个挤满了人的舞池中央,冯嘉怡被小利带着任意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她从未体会过这样的乐趣,无拘无束好像什么烦恼都沒有了。
酒吧里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自然是少不了色狼,而外表清纯美丽的冯嘉怡一进去舞池之中就已引起了大部分男性的注意力。
在观察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出手了,冯嘉怡正跳得兴奋突然感觉到一只大手摸向了自己的臀部,她起初沒在意,后来那只咸猪手开始肆无忌惮地揉捏她的屁股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遇到色狼了。
冯嘉怡心里有些惊慌,她想找出这个人是谁,但人挤人的舞池中被调暗了灯光,根本看不清谁是谁。
在她六神无主的时候沒想到胸部也被人摸了一把,冯嘉怡生气极了,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受到过的最大的侮辱。
「妈的!敢碰我女朋友!」
小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了出来,刚才跳了一阵之后两人就被人潮分开了。
及时出现的小利一把抓住了那只还想要袭击冯嘉怡胸部的咸猪手怒目圆睁,被抓住的人是一个留在绿色头髮的年轻男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正经人。
「我操你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碰她了?」
除了舞池外围的人沒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之外,旁边的男女都已经停下了摆动的身躯双手环抱看着这场好戏。
「操你妈的,还敢不承认。」
冯嘉怡看着四周怕事情鬧大了,拉了拉小利想劝他算了。
只是沒想到对面的那个小痞子也是火爆脾气,已经一拳朝着小利的脸部打了过来,两人当场就动起手来扭打在一起。
冯嘉怡看着小利担心他出事,但她一个女孩子现在什么也做不了,让人意外的话那个绿头髮的小痞子还有帮手,一下子从舞池旁边又再冲出了两个年轻人帮着他和小利扭打在一起。
冯嘉怡慌了,只是一个劲地喊着別再打了,最后酒吧里的工作人员怕出事情赶紧派人制止了双方。
「你刚才为什么……」
「哦!对不起啊,我刚才冒充你的男朋友,只是如果不这么说的,那些小流氓是不会怕的。」
其实冯嘉怡要问的并不是这个,只是那个问题现在已经沒有要知道的必要了。
「我送你回去吧。」
两人沈默地走了一段路,小利率先开口要求送冯嘉怡回家,冯嘉怡沒有回答保持着沈默。
一周后。
「怡,打你电话怎么都不接,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怪我之前沒时间陪你。」
「我想我们之间都应该冷静一下。」
「冷静什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做男女朋友都很开心,但如果是结婚的话,不一样的,我想我们都应该给彼此时间冷静一下。」
「我不明白你什么,你是要和我分手,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想和我分手。」
「我沒说要分手,我只是说我们这段时间都给各自放一个假,就算是夫妻也不一样每天都黏在一起,我这段时间也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就先这样。」
冯嘉怡看了看手里的机票,她主动向公司申请了去外地出差的机会,就是为了躲开陈宇,能够让自己安静地呆一阵时间。
「我怎么会这么傻,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明明坚持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和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会发生这种事情。」
冯嘉怡的思绪又再一次陷入了一周之前从酒吧离开后的记忆中,她和小利从酒吧出来之后,小利主动要求送她回家,冯嘉怡沒有拒绝他。
到了她家楼下,冯嘉怡出奇地邀请小利上去坐坐,冯嘉怡的爸妈都在外地,整个家里都只有她一个人住。
那天晚上冯嘉怡就这么和小利发生性关系了,她忘了具体是怎么发生的了,但就是发生了。
冯嘉怡可以肯定自己那天晚上沒有喝醉,头脑还很清醒,但就是这样把自己的初夜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第一次帮男人含鸡巴、第一次无套内射、第一次骑乘位……,所有性爱的第一次都是给了这个男人。
只是在冯嘉怡第二天醒来后发现小利已经走了,房间还是和原来一样,看不出任何的变化,只是床单上的血迹告诉着她昨天发生的事情都不是梦。
「嫁给我,嫁给我好不好?答应我嫁给我,做我的妻子。」
就在冯嘉怡出差回来的那天,她所搭乘的飞机在中午刚落地,她还只是刚走出机场大门陈宇却已经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单膝跪在地上,她最终还是答应了陈宇的求婚。
过往所发生的事情快速地在冯嘉怡脑海中闪现,当神父再一次提醒她是否愿意成为陈宇的妻子时,她才从回忆中惊醒过来。
「我愿意。」
在新郎和新娘双方都有了肯定的答覆之后,底下见证这场婚礼的亲朋好友掌声雷动。
「恭喜你们,沒想到嘉怡这么快就结婚了,我们公司一下少了她,还找不到一个可以替代的人。但是今天这些都不重要,今天你们结婚,我代表我们全公司的同事祝福你们。」
雷明是冯嘉怡的老闆,今天冯嘉怡结婚他特地赶过来参加她的婚礼。
「谢谢谢谢。」
陈宇之前并不认识雷明,所以也沒什么好客套的,一听到那边还有人要敬自己酒,又带着冯嘉怡走向下一桌。
到了中场冯嘉怡回到化妆室开始补妆,「晓玲你去帮我把手机放到我包里吧,我怕放在这里到时候忘了。」
「也好。」
晓玲刚出了门沒过多久又走了回来。
「晓玲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当冯嘉怡摘下耳环擡头看向化妆镜的时候她吓了一跳:「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
「我也沒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而且还是你要结婚,我怎么也想不到今天要和阿宇结婚的人是你。这个世界可真是小啊。」
冯嘉怡不敢相信她会在自己的婚礼当中遇见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男人—小利。
「原来你叫冯嘉怡,那么那天晚上你说自己叫什么珊珊原来是在骗我的。」
「你、你想幹什么,那天晚上的事情……」
小利笑了笑:「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婚礼的,就凭我和阿宇这么多年老同学的份上,也一定要在今天祝福他娶了这么好的一个新娘。」
还沒等冯嘉怡放下戒心,小利的身子就往前探靠着冯嘉怡的耳边说道:「那天晚上的事情我都还很清楚地记得,你真漂亮。」
「你……」
「……,咦!人呢,嘉怡去哪了刚才不是还在这吗?」
等到晓玲回来化妆室并沒有看到冯嘉怡的身影。
「嗯~嗯……不要、別弄髒了衣服,待会、待会还要穿的。」
在婚礼大厅的楼上一间卧室里,冯嘉怡正穿着那件洁白的婚纱,双手靠在窗户上向后高高地翘起她的屁股,任由身后的小利在自己的小穴里横冲直撞。
「你的这里还跟第一次一样那么紧,看来阿宇这段时间沒怎么操你是不是。」
冯嘉怡咬紧了嘴唇不肯回答。
「哦~怎么突然夹得这么紧,是不是我说对了,还是……不会是阿宇到现在还沒操过你吧。」
冯嘉怡的小穴再一次激动地夹紧了小利的鸡巴,听着別人侮辱自己和自己的丈夫,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异样的兴奋。
「自从上次我走了以后,你有沒有想过我,身体想要的时候是不是自己一个人偷偷解决的。」
小利的每一个问题都在刺激着冯嘉怡的神经。
还在不停冲刺的小利忽然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看了那个来电号码愣了愣,却又突然神秘地笑了笑按下免提键,放在了窗户的旁边。
「喂,阿利你现在在哪里?待会婚宴就要开始,他们找不到你,让我给你打个电话。」
冯嘉怡死命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听到手机的那一头传来大的竟然是自己丈夫陈宇的声音。
「哦!我刚才出去了一趟,现在马上就要回来了,刚才人太多还沒恭喜你呢,沒想到你小子这么早就结婚了。」
「呵呵,还说我呢,你也找个人赶紧结婚,迟了怕你以后雕都硬不起来。」
「哼,放屁,老子的本事就是到了五十岁还跟二十一样,一夜七次。」
说着狠狠往冯嘉怡的屁股撞了几下,吓得冯嘉怡用两只手紧紧地捂住嘴巴,然而她的下体却分泌出更多的淫液出来。
「好了,不跟你扯淡了,赶紧回来吧,我们这边就快要开始了。」
「呦呦呦,才说几句话就急着挂电话了,今晚新娘又跑不了,你猴急什么。」
「你还別说,我现在还在找她呢,也不知道去哪了,婚宴就要开始了,刚才跑过来说是找不到人了,急死我了。」
「哈哈哈,我刚才看了一眼嫂子,是个大美女啊,你小子运气不错啊,能找到这么好的女人做妻子。」
在说话聊天的同时,阿利挥舞着鸡巴一深一浅地朝着冯嘉怡的小穴进攻,每一下都是深深地插入到底,但拔出来的时候又缓慢异常,折磨得冯嘉怡真想放声大叫出来,手机的那一头陈宇听到了老同学的称赞只是一个劲地傻笑。
「你小子老实交代,是不是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这么着急就要结婚。」
「去你的,老子是那种人吗?而且…我老婆她沒结婚之前对这种事情也挺保守的,哪有可能。」
冯嘉怡的心中不禁想着:「我就是这么坏的女人,自己的男朋友不能碰自己一根指头,却让一个陌生人夺走自己的处女膜。」
阿利坏坏地笑了笑:「是吗,看得出来你老婆还是挺传统的,这样多好现在去哪里找这么单纯的女孩,你这开始一手货啊,绝版了。」
「磙你的,不说了,我妈这边叫我了,你赶紧过来吧。」
在阿利挂断电话的瞬间,忍耐了半天的冯嘉怡终于是憋不住了,把所有的刺激和慾望都通过大声的呻吟喊了出来。
「你可真骚,听你老公对你的评价,感觉如何,他还一直以为你是处女,早就被我幹过了。」
冯嘉怡面对阿利的侮辱沒有丝毫的生气,反而是感到说不出来的兴奋,尤其是在刚才听到陈宇对自己的评价时,还以为自己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小女生,她的阴道里就一缩一缩地自主夹紧。
「嘉怡你去哪里了,大家找你都快要找疯了你知道不知道。」
晓玲是今天的伴娘团之一,专门负责照顾好冯嘉怡。
「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好像把戒指掉在哪里了,就一路去找。」
「戒指丢了!那你找到了吗?」
冯嘉怡伸出手指比了比:「喏,这不是找到了。」
「好了,別多说了,要开席了。」
晓玲拉着冯嘉怡往主席上走去。
「大哥,我敬你和大嫂一杯,祝你们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陈宏作为婆家人今天穿得特別隆重,沒了平时的那副弔儿郎当的模样。
「谢谢阿宏。」
「谢谢小叔。」
众人坐下来开始吃起酒席。
「他又在偷看我了。」
冯嘉怡发现陈宏这个小叔果然又在偷看自己了,换做是以前的话自己肯定会心里不高兴,但现在对她来说却是兴奋得不得了,最好能把衣服全部脱下来让他直接看个够。
陈宏不知道冯嘉怡心中的想法,他只是咧着嘴高兴地看着手机屏幕:「搞定了,真他妈骚,刚才拉着到楼上幹了一炮。」
陈宏编辑了简讯发了过去:「妈的,就你他妈爽了,我就只能是看看。」
「別急,以后会有机会的,到时候我一定让她乖乖地让你幹,想怎么玩就怎麽玩。」
陈宏看着那条简讯嘴角都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当初自己有这个计划的时候也沒想到冯嘉怡会这么容易弄到手。
而酒席上的另一边冯嘉怡从晓玲手里拿过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未查看的简讯:「等你蜜月回来,公司到时候有一个活动要出去,我会派你去的。」
冯嘉怡装作无意地看向了老闆雷明的那一桌酒席,发现他刚好也在看着自己,快速地编辑了简讯发送过去:「我知道了。」
「別看手机,快吃点东西,今天早上一直忙到现在,肚子也饿了吧。」
陈宇殷勤地给妻子冯嘉怡夹了块鸡肉,他却不知道自己头顶上的帽子已经大到可以把人压死了。
「我说,我们明天就要去度蜜月了,高不高兴。」
「嗯,很高兴,终于能出去走一走了。」
陈宇眨了眨眼睛小声地说道:「那我们在这段时间把孩子也一起生出来吧。」
冯嘉怡红着脸点了点头,看不出来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还是害羞了。
等到陈宇和冯嘉怡度完蜜月回来,沒想到冯嘉怡真的怀孕了,在那段时间里公司允许员工放的产假从三个月也破天荒地增加到了六个月,一直到孩子生出来公司也沒有催着她回去上班。
「你说他叫什么名字好呢。」
陈宇逗弄着怀里的婴儿问着冯嘉怡。
冯嘉怡幸福地看着这一幕,在这个病房里还有家里的爸爸陈百祥和小叔陈宏,她想了想温柔地说道:「不如就叫他陈利宏吧」
「陈利宏……,这名字真不错,好啊我的儿子以后就叫作陈利宏,你以后就叫陈利宏知道吗?」
陈宇高兴地举起婴儿,病房里一派热鬧欢快的气氛。
篇末小记:如果有读者能看到这裏,那本人真是要对他报以一万分的抱歉和感谢。
因爲这篇内容确实是沒太好看的地方,整个故事内容有真有假,写到某一处地方的时候,担心会不会泄露当事人的隐私,因爲我害怕万一这麽巧有知情人看到就麻烦了,所以后面又加入了很多虚假的想象。
所以导致整个文章写完我再回头看时发现不伦不类的,第一次写文章真是经验缺缺,让大家看这麽不成熟的作品真是抱歉了(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