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置

穿越之我不是玩物上


 穿越之我不是玩物NPH(上)
主角:父亲:南宫肃大哥:南宫夜二哥:南宫月三哥:南宫煌小妹:南宫晴
儿主角:父亲:南宫肃;大哥:南宫夜;二哥:南宫月;三哥:南宫煌;小妹:
南宫晴儿
穿越转世
思彩是个大二的学生,平凡的她总是看着耀眼夺目的女人们暗暗叹息着,爲
什麽人生的不公平除了家庭背景金钱之外,还有相貌身段。唯一值得庆幸的也就
是自己的头脑也还算是好用之外,好像也沒什麽好自豪的了。
从小以来父爱的缺失让她不得以早早就活得像一个男人一样,偶尔还需要收
拾烂醉后的母亲,本来曾因担心多次考虑是否应该要去读大学,不过沒有很努力
的她就能取得的优异成绩让老师们和亲戚们都好言相劝。
最后考虑到或许读了大学之后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就能更好的照顾母亲,她还
是听取了建议来到了大学。 大一的时候大家都是高中好好读书的学生,并沒有
过分的展示出她们的身姿打扮,所以思彩还并沒有发现,原来自己是那麽的不起
眼。
好在她也习惯了人们的忽略,从来也不敢多想什麽可以找到一个靠谱的男友,
最后也能成爲长期饭票之馀,还能安心地陪伴自己去照顾一个不靠谱的老妈。思
彩擡起头看着天空,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今晚得早早完成手头上的功课,明天
还得赶车回去陪母亲呢。
……
只能回想起那麽多的思彩扶着头,巨大耳鸣的声音充斥着她的大脑,她轻轻
敲着自己的脑袋,过了会儿发现沒有用,便狠狠地拽起头发来。「小姐您这是在
做什麽使不得呀!」一个清脆的嗓音响起,思彩看着对方,是一个穿着粉红色
古装的小妹妹,看上去只有XX岁左右,小的很。
「我……」耳鸣声渐渐从思彩耳中停止了下来,她缓过神之后盯着依然捧着
水盆站在她面前一脸焦急的xiao女孩。这是谁怎麽不认识,再环顾了一下
四周,这是哪儿不知道…「那个请问…我在哪啊」
女孩吃惊了一下,然后恢复恭敬的态度:「回小姐的话,您在偷閑山庄的沁
花阁内。」思彩皱了皱眉,不太想和一个陌生人继续閑聊,决定还是下床自己出
去看看,说不定出了门就知道自己在哪了,看日子应该过了周五了,说不定妈在
家等急了呢。刚掀开被子,xiao女孩紧张地立刻放下水盆跪在床边,惊慌失
措:「小姐,三爷说了,要是小姐醒了必须通报少爷,如果小姐要下床得等胡爷
爷看过才成!」
思彩扶着还隐隐作痛的额头,压抑着不耐烦道:「小妹妹你这是做什麽啊
还小姐少爷的,拍戏呢,我还要赶回家有事呢,拜托,你们这是在幹什麽啊」
这回分红装的小妹妹终于像是按捺不住惊慌了,赶紧道:「那小…那姐…姐,
小的…我,我先去通知一下我家主人可好很快便回来。」
思彩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不过是个XX来岁的xiao女孩,自己怎麽说
也受过高等教育,刚才也太沒素质了,便放柔了声调说:「对不起啊,我头痛得
紧,刚才兇你了不好意思,那你去找你们家大人来吧,我等着好了。」
「是!」小妹妹飞也是的离开了房间,思彩终于松了一口气,慢慢回过神来。
这是她才发现了自己的头发好长!
她吃惊的摸着头发,卷了卷,拉了又拉,啧!好痛!真的是自己的头,是自
己的头发啊…到底怎麽回事啊!思彩觉得自己有点压抑非常难受,她想了想是
答应了小妹妹在这儿等,可沒答应不下床啊!她想了想,就起身了。
不起来还好,一起来才发现衣服鞋子都不是自己的,脖子上有个环,可惜是
颈环,看不见,可自己根本就沒这个东西。想下床看看,拉开了床帘之后她愣住
了,这…这不是…横店拍古装的现场吧!
她从一开始的迷迷煳煳到迷惑,到惊讶,到现在…已经不知所措了。坐在梳
化台的她看着眼前铜镜中的女子肌肤胜雪,无辜的大眼,上下都是浓密的睫毛,
小巧的鼻子,还有……玫瑰红色的嘴唇!她搽了一遍,又搽了一遍,才确定那就
是这个女子原本的唇色。
或许,不单只这个身体,不是她的,连这个世界都不属于她!「小姐!小姐!」
粉衣小妹妹唤了好几声,才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愣愣地从铜镜的惊讶中转过头来,
便看见了小妹妹身后一身紫衣的男子,男子表情十分奇怪,挑着剑眉看着她。
如果说她刚才被铜镜中不是自己的模样吓到了,那麽现在她便是被惊到了。
好帅!怎麽会那麽帅这个男人是长头发的,高高的鼻梁,高高的身躯,帅
帅的脸,等等…这个男人是长发的,好长好长的长头发被束了起来,是斜分的…
……
「怎麽,寻死觅活的来找我不就是有话想和我说这幅模样难不成哑巴了」
和帅气的外表成反比的是那不屑和冰冷的语气,思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盯着
別人瞧,瞬间小脸变得通红地转过头去,不小心看到铜镜中也红着一张脸可人儿,
不适应的低下头去。
该死!女人见到帅哥都不会说话了吗,自己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呀!思彩等红
潮退得差不多了,这才擡起头眨眨眼笑了笑,「抱歉!我可能刚醒来,所以有点
不太适应。请问先生我是在哪儿」「这…是哪」紫衣男子沈下脸来,甩
甩袖子:「南宫晴儿,你又想耍什麽把戏,有话就说,沒话便回父亲那!」
「先生我!…」思彩一脸委屈,可在对方眼中却全是演戏,对方「切」了一
声:「好妹妹,虽然三哥我也算博学多才,可还未能达到『先生』的名号,如此
称唿着实不妥吧」过了会见思彩不言不语的委屈模样,更加不耐烦:「阿依你
下去!」「是!三爷!」粉红小妹妹低下头,便后退了几步之后,到门口处转身
关门离开了。
思彩正想问些別的,紫衣男子便一把狠狠捏起思彩的下巴,望进她的双眼:
「南宫晴儿,我不知道你又想耍什麽把戏,若你真的以死相逼那便去死吧!反正
留你在此也不过是污浊了我的双眼!」思彩被帅哥那麽近距离的盯着瞧十分害羞,
可男子剑眉下的双眸隐藏着对她的怒火,言语中透露着对她的厌恶,她虽然明知
道身体的主人并非自己,可忍不住心还是寒了一下。
沒有父亲的她从来就很少接触异性,除了母亲的那些『男朋友』,所以也难
怪这时才发现原来男人怒火是那麽的骇人。
可是作爲新时代女性的她,在这一系列对话中也开始渐渐明白了某些问题,
比如说她不是沒看过《步步惊心》和《宫》那类狗血穿越剧,也不是不明白此时
此刻铜镜中那张清秀可人得过分的脸一定不属于原本平凡的她,看着眼前这张阴
霾满布的帅哥的脸蛋,她心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到底应该是装傻呢,还是装
傻还是装傻好呢…
她两手反捧起对方的脸,拉开了一段距离:「你说你是三哥好吧,三哥,
我好像失忆了。」「哼!」紫衣男子不屑的啐了一口气,「又是失忆,你这次不
能找好別的借口了」人生最难的事就是百口莫辩,不知道这身体的主人是怎麽
惹到『三哥』了,反正思彩现在真的是好累好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还
要一醒来便是要去承受別人的质疑,她实在有点不高兴。
「三哥你多虑了,我失忆了就是失忆了,既然你不相信那也沒办法,如果你
不想收留我就扔我出门吧。」紫衣男子又是一挑眉:「你以爲我不敢这次二哥
那麽久都还沒来找你,定是你出庄之前掩盖了你的踪迹,若我此时扔你出去,便
是饿死,无家可归,也未必确定就是我做的!」
「我!」我怕你啊!思彩刚想站起来和对方力争,她想当年那个「父亲」
也是如此扔她母亲出门的!而且还是以一个小三的身份!不看屈辱的母亲一脸震
惊的看着紧闭的门一直无法置信的样子,如今她还记得。
母亲带着小小的她去外婆家,一见外婆母亲就哭晕了的场景,她也还记得。
思彩小时候就帮母亲照顾外婆,外婆去后就一直在照顾母亲,她还真的不相信,
若沒了依靠,就当真活不下去了。
可是这具身体根本还未恢复,加上她精神本好像有些虚弱,一下沒站稳便倒
向了紫衣男子的身上。慢慢从短暂沒有意识中恢复之前,紫衣男子便嫌弃的把她
从自己身上推开,「呵呵,我不过这麽一说,你便惧怕得投怀送抱了,我南宫煌
怎会有你这麽不要脸,无耻淫荡的妹妹呵。」
思彩一惊,「你是我…哥哥亲生的麽」鉴于男子如此狠辣不屑的态度,
她极其怀疑自己是被父母捡来又不看重的孩子,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被扔了,如
此怀疑倒也不无道理。
「噢~ 」紫衣男子开始打量她的双眼,思彩从他脸上看不出什麽,只见他
越靠越近,她也慢慢地往后退,「哥…哥」南宫煌如水的眸子似乎想看进思彩
的双眼「『不小心』不记得我也不是第一次了,装无辜装得还挺像,不过你倒是
从来都未曾忘记过我的身体吧,好妹妹。」这……这……这是什麽话!好好的谈
话怎麽会被说得那麽情色,而且对方还一副经常说的样子,半点不害臊!等等!
「你不是说我是你妹妹吗」思彩难得还是抓住了一丝清醒。
思彩一直退,退到顶住了衣柜,紫衣男子还是沒有停下前进的脚步,思彩只
会向前横起双手,大叫「好了!不要再过来了!你要幹嘛!我要叫救命了!」
紫衣男子一愣,随即便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晴儿好生喜爱装啊,此时我要
装成是路过单纯良家姑娘的采花贼麽」思彩被男人的大笑弄得十分反感,那是
一种视女人爲玩物的笑声,那是一种对他人完全不尊重的笑声,思彩的理智瞬间
被那笑声消弱了,她的身体已经越过了大脑。
「啪!」紫衣男子被重重地拍了一巴掌,他吃惊的转过头来。此时的思彩还
未从现实中恢复过来,加上各种如梦境一般的剧情,和刚醒来就被男子不尊重地
调戏给沖昏了头脑。「啪!」又是一巴掌,「该死的!你!…」南宫煌话音未落
「啪!」又是一巴掌。
紫衣男子连被打了三巴掌,这才似如梦初醒一般,反应了过来,「我幹!」
他狠狠地用一只手抓住了思彩的手,并固定在她的头上,另外一只手高高地举起
时,思彩默默地闭上眼睛准备承受,眼泪也终是无法被承载的滴落了下来。
承替身之罪
「啪!」重重的一声,重到思彩沒有了疼痛的感觉,若不是她还能撑开眼,
她必然以爲自己已然被打死了。可是眼前的男子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那一掌打在
了身后的衣柜上,紫衣男子喘着粗气,双眼恶狠狠地盯着她。他很气很气!气这
个之前一直对他黏黏煳煳投怀送抱的无耻『亲妹妹』如今倒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
扇他巴掌,还三巴掌,还很重!他很气,气自己看见她如今该死的眼泪居然收了
掌气,她双眼的雾气一直都是在高潮愉悦时才会沁出泪珠儿,他更气更气的是,
因爲她的忤逆,自己差点就一巴就打碎了她的脑袋!该死的!该死的!
思彩知道自己刚才太过分了,一个男人的自尊怎会允许一个女子疯狂地扇他
巴掌呢,她知道那一掌未落下来已经是他最后的忍耐了,所以此时思彩已经不敢
言语,无法从刚才的巨响中恢复过来。
南宫煌很希望自己可以平息下来,只是他越看着眼前的女子,越觉得不像之
前的南宫晴儿,沒有献媚,沒有病态的爱恋眼神,更沒有他讨厌的不幹净的动作
言语。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无法平息,加上眼前的女子娴静的时候竟是那般诱人,清
新的感觉从她无辜害怕的眼中透露出来。他并非沒尝过她的滋味,这种时候他更
无法忍耐,便凑上次刁住玫瑰粉的嘴唇,吮吸了起来。
「嗯!」思彩闭上眼睛,她只觉得好累,亲吻的感觉舒服得让她觉得想停留
在面。南宫煌只觉得那双亲吻过无数遍的粉唇是那麽的诱人,他啃完又咬,舒
服得将舌头慢慢地探入,「嗯…」思彩已经说不出,只能任由自己双手被眼前的
男子束缚着,双唇被掠夺着,啃咬完后,南宫煌放开了她的唇,他抵着她的额头,
看着她缓缓睁开的双眼充满了水雾,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对方,南宫煌居然喜欢上
了这种感觉。
接下来,他又抚摸着她颈环,眼眸变得更深,便低下头舔吮着那条金颈环,
期间不断扫过她如白藕般的颈子,「啊!別,痒…啊啊…」思彩第一次有这种感
觉,他舔过的地方闪着水泽,热气唿在上面,冷冷热热的,竟出奇的痒,「啊!
痛!」南宫煌看着那粉嫩的颈子,男人掠夺嗜血的快感驱使他狠狠地咬上前去,
听思彩唿痛,便敷衍性地舔了舔,就将头颅继续移了下去。
南宫煌粗鲁地扯开衣服,思彩突然有点清醒了过来,沒想到古代的衣服居然
那麽容易地剥除「不要!你不是说你是我三哥吗,三哥!我是你妹妹吧別!我
……啊!」南宫煌的视缐锁在那粉白的乳尖,心不在焉地回道,「小淫妇,都和
我爽了那麽多次才想起我是你哥哥麽,嗯」便俯身下去刁住了乳头,大力地吸
起来。
「求…求求,啊!!我求你,別,啊…」思彩未经人事,无法抗拒这种陌生
的快感,只能本能的唿喊着,大力地摇着头,双腿向前蹬「不要!不要!」南宫
煌被她挣扎得无法专心,皱起了好看的眉,想着今儿竟突然産生了异样的感觉,
不想再像之前一样把她当妓女般的去操弄,可是她这样反抗只会让和她多次交合
过多次的他觉得虚僞,刚才好不容易産生的点异样情绪被完全打散了。
他将思彩横腰抱起,扔在床上,「啊!好痛!」思彩还在扶着自己的腰,南
宫煌便从床头拿出了两条麻绳开始绑她的脚,「你要幹什麽!」「幹什麽自
然是好好地去『爱你』咯~ 」南宫煌邪笑地背对着她骑在她腹部,然后抓起她两
条腿用麻绳绑在床脚。「你这个疯子!你这个变态!你在幹什麽,我是你妹妹啊!!
不!!我不是你妹妹,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啊!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
你爲什麽要这般对待我,我恨你!我恨你!!!」说着说着思彩便狠命锤着南宫
煌的背崩溃地大哭起来,绑好思彩脚的南宫煌皱眉看着这个哭成泪人的小人儿,
切声道:「真丑,別哭了,性緻都败光了。」「呜呜呜呜……!我要找妈妈,我
要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