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与绝色后母的幸福开始

2021-02-24


秦青的幸福生活要从他读高二的时候说起,那一年他刚满十六岁。
但不幸福的生活在十三年前就已经开始。
十三年前,秦青的母亲因为忧郁,患上肺痨而死。
几年后,父亲秦开源在外创业,认识了秦青现在的后母林雪茵。
秦开源是一个极端霸道的大男人主义者,不但对汹酒骂人、打人,更是独断专横,盡管他事业上有所成就,但是秦青一点也感受不到父爱。
十年来,秦青得到最多的关怀就是后母林雪茵的爱护,林雪茵一直沒有生儿育女,她把秦青视为己出,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疼爱。
在沒有父爱的家庭里,秦青除了平日上学读书,唯一的乐趣就是玩电脑看碟。
对于缺少父爱良好教育且真正处于青春发育时期的秦青而言,看色情的A片和小说那是很自然的事情,甚至成为了他的专职爱好。
秦青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里的拔尖,综合成绩从未落下过前五,是全年级培养考重点的尖子生。
有了学习成绩强力支撑,秦青对于自己的爱好得到了更多时间的支配,而且沒有人去幹涉他的自由爱好。
每每秦青看到A片及色情书上那些做爱场景,都不禁的手淫,甚至会对身边的女人进行意淫,想入非非。
对于秦青而言,最令他迷恋的女人,非后母林雪茵莫属。
林雪茵出身名门,年纪三十出头,平时很注重美容养颜,有着美艷动人的容貌、似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真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尤其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微翘上薄下厚的红唇、肥大浑圆的粉臀,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
因为秦开源是自己开公司,很多时候都在外边,当然,女人他从未少养。当初他娶林雪茵,一来是看上她的美貌,二来就是想借助林家的财力发展自己的事业。十年过去,秦开源也算闯出了名堂,就把林雪茵抛在家里,自己到处风流快活。
林雪茵与秦青在家里,有点相依为命的意思。
林雪茵心里埋怨丈夫,但并不敢言,相反,秦青非常乐意过这样的生活,不但不必看父亲的脸色过日子,还可以快乐的与林雪茵相处。
林雪茵虽然生活富裕、养尊处优,但愁锁心头、万般的寂寞空虚,正值狼虎之年的她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颠峰状态,正是色欲旺盛的年华,却夜夜独守空闺,虽有丰满迷人的胴体及满腔的热情,却无知心适意的人儿来慰藉她的需要,美艷的林雪茵犹如守活寡的空闺怨妇,却不敢做出任何外遇偷情,唯恐稍一不慎坏了女人的名节,性的飢渴就这般地被礼教无情压制!
而正青春期的秦青把成熟美艷的后妈化作西洋神话中美丽女神维纳斯,每次经过色情媒体刺激后,脑海中总不由自主地浮现林雪茵凹凸诱人的美妙胴体,幻想着她当着自己的面前,将一身华服全给褪下,丰满成熟、曲缐玲珑的胴体一丝不挂展现在他眼前,这般对长辈非份性幻想使他有罪恶感,但林雪茵丰腴成熟的胴体对青春期的秦青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他淫乱的意识始终难以消逝!这天周五的下午,因为是周末,秦青跟同伴在学校打球,一直到傍晚七点多才回来。
秦青家是一栋独立的別墅,他刚开门入屋,便听见林雪茵正在厨房作晚饭,秦青就循着声音来到厨房。
看到林雪茵在做菜,秦青说了声:林姨,我回来了。
林雪茵回头看了秦青一眼,见他一身球服,大汗淋漓的样子,关怀的道:先去洗澡,我很快就弄好你最爱吃的了。说着,她便转身背对着秦青继续炒菜。
这时林雪茵弯下腰要打开柜子,秦青本来正要转身,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停住了脚,原来林雪茵今天穿着一件很短的窄裙,当她弯下腰的时侯,秦青从后面清楚的看见她黑黑色的三角裤,边缘镶着蕾丝,只包着丰满臀部的一小部份,可以看出来是很小很性感的一件三角裤,秦青不禁看得下身发热起来,不知道有多久,林雪茵好像一直找不到她要的东西,而秦青也更仔细的欣赏这风光。
啊!林雪茵似乎感觉到秦青火热的眼神,回过头来,秦青有点失措,匆匆的回过身走向浴室。
这一幕一直停在秦青的脑海中,洗澡时忍不住开始套弄着秦青那已勃起的阳具,突然,秦青发现一个影子在浴室门口,犹豫了一下,秦青轻轻打开门,看见林雪茵的背影闪进厨房,秦青心里一阵狐疑。
是林姨……
自从一个月前秦青在自己房间看A片被林雪茵发现,她一直都有些异常的举动。比如以前她从来不叫秦青洗衣服的,可是这几天,总是叫秦青去把浴室篮子里换下来的衣服拿去丢进洗衣机洗,而秦青每天都会在篮子里发现林雪茵各式各样性感透明的的三角裤,有时一件,有时好几件,有的还残留着一些黏液,而且每次都是在一堆衣物的最上层,好像怕秦青看不到一样,莫非……,林姨她……一想到是不是林雪茵刻意在诱惑自己,秦青心里就一阵兴奋和冲动。
他不禁再仔细的回想最近遇上的一些蛛丝马迹,突然想到有一次早上,自己刚睡醒,睁开眼睛发现林雪茵两眼直看着秦青勃起的下面,并沒有发现秦青已经醒过来,只看见她似乎在犹豫一件事,突然,林雪茵伸出手慢慢靠近秦青已快撑裂内裤的部位,就快接触到的时候,她的眼神跟秦青对个正着,林雪茵反应强烈的马上把手缩回去。
小青……怎么不把被子盖好。林雪茵避开秦青的眼睛,回身出去。
想到这里秦青更肯定了。
是的,林雪茵对自己有想法。
得到答案,秦青心里一阵莫明的兴奋,因为他自己一直也渴望着有那么一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荒谬,同时也违反伦理道德,但是想到林雪茵只是比自己大十来岁,又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而且一想到自己父亲的经常不在家,对林雪茵的冷淡,他就觉得对林雪茵不公,甚至替她感到委屈。
在秦青的脑子里,长期这样下去,林雪茵总有一天会忍受不住的要红杏出墙,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秦青宁愿自己去担任那个角色,总比便宜了外人强,肥水不留外人田,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一顶绿帽子。
这时秦青匆匆换好衣服离开浴室,林雪茵还在厨房,秦青走了进去,发现林雪茵好像在想什么,并沒在做菜,只是看着炉上的锅子发呆。
秦青轻轻走过去,拍了她一下,她好像触电一样,大叫一声。
啊!林雪茵惊叫一声,接着道:小青,你要吓死妈啊秦青微笑的道:林姨,你在想什么啊林雪茵一阵迟疑,支吾的道:沒……沒什么……该……吃饭了!说着,娇羞无限,整个娇媚的情态剎是动人。
秦青一直都觉得林雪茵很美,现在这个样子更让秦青动心不已,秦青伸出手拉着她的手,道:好,一起吃吧!林雪茵似乎被秦青的举动弄得不所措,但是并沒有拒绝。
饭桌上秦青一直注视着林雪茵的眼睛,林雪茵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小青……,你幹嘛一直盯着妈看啊!秦青得意微笑的道:喔……林姨!沒什么,只是觉得你今天好美。林雪茵娇羞的轻啐道:小鬼!连妈的豆腐都要吃啊!秦青一脸认真的道:是真的,林姨,其实……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林雪茵心中一动,全身轻微的颤抖,道:我老了。秦青却认真的道:才不会呢!如果……如果不是我父亲,我……我一定……一定怎样林雪茵似乎很急迫的追问。
秦青坚定的道:一定……一定会疯狂的爱上你!啊!林雪茵一阵惊讶,娇羞无限。接着喃喃的道:你是说真的当然是真的。秦青伸出手紧握着林雪茵的手,林雪茵顿了一下,但是并沒有拒绝,也反手紧握了秦青,用拇指捏了一下秦青的手心,然后就把手松开来。
唉……林雪茵一阵长嘆。
林姨,怎么了秦青关心的问道。
沒什么,小青,或许这十年来,你一直把我当做你的亲生母亲。所以你才会感动如此的亲切,小青,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我……我真是太高兴了……妈说着,掉下了眼泪。
秦青被林雪茵莫明的泪水惊住了,林姨,我也很高兴,你知道吗说着,秦青忍不住站了起来,走到林雪茵身后,用力的抱住她,双手刚好压在她丰满的乳房上面,不过林雪茵并沒有拒绝,也站起来转过身小青,你长大了。林雪茵伸出手轻抚着秦青的脸。
林姨,我……我爱你……我也爱你,孩子。林雪茵激动的用力抱着秦青,两手环着秦青的胸膛。
秦青真实的感觉到林雪茵的乳房在秦青身上挤压,秦青更用力的搂着她,这种真实的触感,不由的秦青的下面已经发涨,正好顶在林雪茵的小腹上面,林雪茵似乎也感觉到了,低下头,轻轻把秦青推开,转过身去,秦青发现林雪茵的脸上已是一阵红霞。
孩子……你真的长大了……我……林雪茵话沒说完就拿起碗筷往厨房方向走去。
小青,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林雪茵低声的问道。
秦青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道:什……什么是真的你说……你说你……爱我。秦青一阵激动,几乎欢唿的说道:当然是真的,我秦青发誓……从我懂事的第一天……我就……林雪茵一阵甜蜜的微笑,道:傻孩子,发什么誓,我相信你就是了。说着就走进厨房。
不一会儿,林雪茵从厨房走出来,对秦青道:我进房去了。秦青楞了一下喔!的应了一声。
秦青在想,现在才傍晚而已,而且一直以来,几乎每天吃完饭后,林雪茵都会坐下来陪秦青看电视,今天怎……,莫非……,秦青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好,不管有沒有猜错,相信林姨也不会责怪自己的,有了决定以后,秦青轻轻走向林雪茵的房间。
房门轻掩着,并沒有关上。
秦青轻轻推开,眼前的景像不由得又让秦青一阵冲动,原来林雪茵背对着房门正开始要换衣服,只看见林雪茵轻轻脱下上身的T恤。秦青看到林雪茵裸露光滑的背部,上面一件黑色胸罩,跟刚才在厨房看到林雪茵的三角裤一样,是成套的。
慢慢的,林雪茵似乎刻意要脱给秦青看一样,轻轻的解开窄裙上的扣子,再慢慢的拉下拉链。
天啊!这种挑逗,已让秦青快撑破的裤档,更撑得难受。
那件黑色蕾丝三角裤终于呈现在秦青的面前,又窄又小的网状镂空三角裤,这时候穿在林雪茵身上的感觉,跟在洗衣篮里看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慢慢的,林雪茵解开上胸罩,秦青从后面仍可以看见那蹦出的乳房,是那么的坚挺,然后林雪茵又轻轻地,很优雅的拉下三角裤。秦青完全的看见了,林雪茵全裸的身体,好美,好美,几乎快让秦青忍不住要冲过去抱住林雪茵。但是秦青还是忍了下来,这么久了她还感觉不出来秦青在后面吗不,一定是故意的。
林雪茵弯下身,拉开橱柜,拿出另一套内衣裤,天啊!秦青已经血脉喷张了,就在林雪茵弯下身的时候,秦青看见了,从后面清楚的看见林雪茵顺着臀沟往下,一条细缝,旁边杂着许多细细的阴毛,那是林雪茵的阴户,林雪茵的×穴。
随即,林雪茵穿上刚才拿出来的新内裤,一样是一套性感透明的水蓝色蕾丝三角裤,然后套上一件秦青从沒看过的粉红色薄纱睡衣。
秦青还是提不起勇气走上前去,于是赶紧退了出来。
唉……只听见背后林雪茵传来一声嘆息。
秦青的性福生活第二章林雪茵秦青沒有听到林雪茵的一声嘆息。
随后,林雪茵走了出来,秦青假装在看电视,林雪茵轻轻走到秦青的身边,秦青转过头,哇!在灯光下,林雪茵的这一身,简直是令人无法忍受,透明的睡衣里面,清楚的可以看见水蓝色的胸罩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透过两层薄纱,浓密的黑色阴毛,若隐若现,太美了。
秦青真想趋前把林雪茵抱住,将那丰腴的玉体好好爱抚把玩一番,看得全身发热,胯下的鸡巴微微翘起,他情不自禁向前迈进,边说道:啊……好香……林雪茵问道:小青,你在说什么呢秦青整颗心跳动得像小鹿乱窜,他以贊美为掩覆趋步前去靠近林雪茵的背后,胸部紧贴着林雪茵的背部:林姨…我是说你身体真香……秦青以平常一贯的作风对林雪茵贊美,他轻微翘起的鸡巴也趁机贴近林雪茵浑圆的美臀,隔着裤裙碰触了一下,秦青不曾如此贴近过林雪茵的身子,但觉阵阵脂粉幽香扑鼻而来,感觉真好!
林雪茵微微一动,道:好久沒下厨了,今天弄得有点累!秦青一听林雪茵说累了,马上接口说要帮她按摩,林雪茵自然乐得接受秦青的献殷勤。
小青……林雪茵一边享受秦青的按摩,一边开口说着。你……还不懂林姨吗林姨。这时秦青再也忍不住了,他青站了起来,用力搂住林雪茵。
我懂……林姨,我早就懂了。秦青托起林雪茵的下巴,秦青吻了上去。
嗯……林雪茵不但沒有拒绝,更是把她的舌头滑进的的口中,又把秦青的舌头吸进她的嘴里翻搅,秦青一手隔着透明睡衣握住了林雪茵丰满的乳房,不断的搓揉。
孩子……,停一下,我快不能唿吸了!秦青离开林雪茵湿润的嘴唇,但是仍在她的脸上到处亲吻着,吸吮着她的脖子,耳朵。
嗯……,嗯……小青……你……好坏……嗯……林雪茵轻声在秦青耳边娇喘着。
秦青把手往下移动,抚摸着林雪茵的臀部,隔着睡衣触感有点不足,于是秦青偷偷解开林雪茵睡衣的丝带,睡衣随即滑落。秦青又把手往前移动,终于来到了林雪茵的禁地。隔着内裤,秦青的手整个盖在林雪茵的阴户上面,来回的抚弄。
啊……嗯……小青……秦青低下头,解开胸罩,含住林雪茵高挺的乳头,左右来回的吸吮。
啊……你坏……你好坏……林雪茵的淫声浪语,更是让秦青兴奋。
秦青让林雪茵躺在沙发上,在灯光下,凝视着这美丽的身体。
青……你在看什么啊……羞死人了……林雪茵娇羞的呻吟。
秦青一阵阵痴迷的道:林姨,你真的好美,我爱死你了。你还说,都不晓得我这这些日子来,受了多少煎熬,你这个木头。林雪茵敞开心扉坦然的道。
林姨,我不是沒有感觉,只是……碍于父亲……我实在不敢往这方面想。唉!我也很矛盾,可是你父亲现在在外边风流快活,你我相依为命。虽然我是你后母,可是……的对你的感情……已经……超出了一般的母子之情了,你知道吗……可是……我又不敢……都是你啦……木头……林雪茵无法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
林雪茵感觉自己已经受够了秦开源,她不敢出轨,但是看着秦青一天天的长大,她的心中渐渐多了一份渴望,你知道吗我这些内衣裤,都是为你买的……每一件,都想穿给你看。林姨,望去知道,这些日子你受苦了!秦青轻吻了一下林雪茵的额头。
秦青拉着林雪茵的手,隔着长裤贴在秦青的阳具上,林雪茵随即用整个手掌握着,抚弄着。
青……你的……好大……林雪茵娇羞的道,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秦青面前表现如此迫不及待,或许她真的是幹枯了很久。林姨喜欢吗秦青刁钻的问道。
你……讨厌……林雪茵举起手假装要打秦青的样子,娇嗔的模样,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更让秦青爱极了。
小青,林姨都被你脱成这样了,你呢林雪茵看着秦青道。
秦青飞快的脱去衣服,只剩一条内裤,兴奋的道:这样公平了吧!林雪茵主动伸出手隔着内裤握住秦青的阳具。
小青,秦青好几次都想摸摸它,可是……我了解,林姨。林雪茵轻轻的拉下秦青的内裤,已经布满青筋的阳具,蹦的跳了出来。
啊!林雪茵睁大眼睛,惊唿的叫道:好大……比我想像的还要……秦青微笑的道:林姨,已后它就交你了。小青……林雪茵突然张开嘴,把秦青秦青阳具含了进去,用嘴来回的套动秦青的阳具,口中发出嗯嗯的满足声音。
秦青如何也沒有想到,他的第一次,竟然就可以享受无比消魂的口交。
嗯……林姨……好……妳好棒……秦青由衷的贊道。
孩子,你的真的好大,林姨的嘴都快塞不进去了,林雪茵说完又含了进去,彷佛要把它吞进肚子似的。
这种感觉实在太舒服了,秦青把林雪茵的身体转了过来,让秦青的嘴可以亲到她的阴户。林雪茵很柔顺的任秦青摆布,嘴一直沒离开的的阳具,好像怕它跑走一样。
隔着薄纱透明的水蓝色蕾丝三角裤,秦青抚摸着林雪茵已经湿润的部位,因兴奋而流出的淫水,已经渗湿了中间那条裂缝。原本已经从三角裤边缘露出的些许阴毛,现在更是整片显现出来。
秦青把嘴贴紧林雪茵的阴户,用舌头舔着那条细缝。
嗯……嗯……林雪茵一边含着秦青的阳具,一边舒服的轻哼着。
林姨,妳舒服吗秦青轻轻拉开她三角裤盖着阴户的部份说。
嗯……,妳好坏,……哦!……好儿子……林姨……喜欢。林雪茵娇声的说。
终于,秦青看到了林雪茵的阴户,细缝中泛出的黏稠淫水,湿透了那件三角裤,也湿透了浓密的阴毛。
林姨,你这里好美。秦青贊嘆的说着。
青……嗯……它以后……也都是属于你一个人的了。秦青得意的道:我父亲也不给了吗说着,他舔着林雪茵的蜜穴,用舌头撑开那条细缝,舔着阴核。
不给。啊……啊……青……好儿子……你弄得我……好……好舒服……林姨忍不住转过身来,疯狂的吻秦青,一手仍不停的套弄着秦青的阳具。
好青儿……我要……林姨,你要什么秦青故意装作不知的问道。
你……坏……明知故问。林雪茵娇羞的道。
秦青一阵得意,道:我要你说嘛!不要,人家……说不出口啦……秦青开解林雪茵道:林姨……我们之间不需要有什么顾忌了,是不是想什么就说吧!可是……哎呀……说不出来……羞死人了……林雪茵死活不依。
说嘛!秦青要听。秦青也是铁了心。
我……我要……秦青大声的喝道:要什么林雪茵心中一颤,道:我要你……幹我……秦青不依不饶的问道:幹你什么你坏死了啦!欺负我。林雪茵轻轻的搥打秦青的胸口。
林姨,你要说出来,这样我们之间才可以完全的享受男女之间的乐趣,別怕羞,来,告诉秦青,你想要什么全都说出来。小鬼,你……说的是有道理……我。林雪茵沒有说完,秦青轻吻她的嘴唇。
青……啊……我不管了……我要你用你的大肉棒,……插进我的蜜穴……幹我……用你粗大的肉棒……插进后妈的蜜穴……林雪茵一口气说完,已经娇羞得把脸埋在秦青的胸膛。
秦青马上褪下林雪茵的三角裤,哇!整个阴户已经完全的呈现在秦青面前。
秦青擡起林雪茵的双腿,将它张开,现在看得更清楚了,黑色的阴毛下面,阴唇已经微微翻开,淫水正汩汩的流出,秦青握着饱涨的阳具,用龟头抵住林雪茵的蜜穴,来回拨弄,仍舍不得马上插入。
好儿子……不要再逗林姨了,快……插进来……幹我……秦青再也忍不住,顶开林雪茵的阴唇,推了进去。
啊……轻……轻点……你的太大了……要轻点……秦青顺着淫水的润滑,推进了一个龟头。
啊……林雪茵的全身绷得紧紧。
终于,秦青用力一推,把阳具全部插进林雪茵的蜜穴里面。
好棒,林雪茵的蜜穴好紧,温暖的肉壁,紧紧的包住秦青的阳具。
啊……好……好美……青儿……终于给你了……你终于幹我了……我想要你……幹我……想了好久……啊……林姨永远是你的人……蜜穴……永远只给你……只给我的青儿幹……啊……好儿子……我爱你……我喜欢你幹我……幹吧!……」林雪茵整个解放了,已经沒有了伦常的顾忌,彻底的解放了。
秦青更加卖力的抽动着。
嗯……喔……亲爱的……你幹死我了……好……舒服……再来……快……秦青索性把林雪茵的双腿架在秦青的肩上,把她的阴户擡高,时深时浅,时快时慢的抽送。
喔……小青……你好会插穴……我要投降了……啊……幹我……再幹我……亲丈夫……好儿子……我要……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幹我……我是你的……啊……
林雪茵的淫声浪语更刺激着秦青,十分钟过去,他们身上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好儿子……我快不行了……你好厉害……好会幹穴……林姨快被你……幹死了……啊……快……快……林姨快泄出来了……林雪茵只有呻吟,不断的呻吟。
秦青已经决心让林雪茵完全对秦青死心塌地,所以一直忍着,不让自己射精,一定要先让林雪茵泄出来,秦青快速的冲刺。
啊……快……快……我要……啊……啊……
一高唿后,林雪茵终于泄出来了。
唿……好儿子……我好爽……好舒服……给你插死了。林雪茵脱虚一样的呻吟气喘道。
秦青低下头吻她,林雪茵疯狂的搂着秦青又吻又亲。
青……你好厉害……怎么还不泄身
林姨,我要留着多给妳几次。秦青骄傲的道,平日里看那些洞房宝典、性交大法可不是纸上谈兵。
林雪茵一阵娇羞,你坏……不过……我好喜欢……
秦青温柔的道:林姨,说真的,舒不舒服
还用说吗,你看,林姨的蜜穴都被你幹翻了。林雪茵满意的道。
秦青低头看看林雪茵的蜜穴,果然整个阴唇都翻了出来,粉红色的穴肉掺着白色的淫水。
林姨,对不起,痛吗秦青疼惜的问道。
林雪茵微笑道:傻瓜,林姨很舒服,被你插得我都飞上天了。我从来沒有今天这样快乐。
林姨,秦青好爱妳。秦青动情的道。
我也好爱你,我整个身体都给你了,你以后要怎么对林姨呢林雪茵问道。
秦青有点激动,兴奋的道:我……要让妳快乐,只要妳愿意,我……每天都要幹妳。
好儿子,林姨好高兴,可是不要把身体弄坏了。林雪茵心中一阵荡漾。
林姨,我是你养大的,是属于你的,只要能给妳幸福,怎样秦青都愿意。
林雪茵一阵感动,咽哽的道:林姨好感动,林姨什么都不管了,你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丈夫。
林姨,秦青抱妳去洗个澡。
嗯!林姨双手环绕着秦青的脖子。
抱起林雪茵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沙发一大片都是林雪茵流出来的淫水。
林姨,妳看!
都是你啦!还看!林姨一手伸出来握着秦青那依然坚挺,沾满林雪茵淫水的阳具。
青……还要吗林雪茵动情的问道。
林姨,这就要看妳了。秦青道。
好,我们母子两今天好好的相聚,你要林姨怎样都可以。
在浴室里秦青帮林雪茵冲洗着蜜穴,林雪茵帮秦青搓洗阳具,搓着搓着,林雪茵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它含进口中。
林姨,你用嘴帮我洗……好棒!
林雪茵爱不释手的又含又舔,秦青有些忍不住了。
林姨,来,秦青想从后面插妳,好不好秦青提出自己的心中所想。
林姨整个人都是你的了,只要你喜欢,我都给你。林雪茵说着转过身子,弯下腰挺起臀部。
宝贝,来吧,从后面幹我,今天就让我们幹个痛快。
说着,秦青拨开林雪茵的蜜穴,挺起龟头抵住林雪茵的阴唇。
林姨,我要插进去了。
好……来吧!幹我青……林姨的蜜穴是你的……随时可以给你幹。
秦青挺腰一插。
啊!
整根阳具顺利的从后面插进了林雪茵的蜜穴。
喔……好儿子……这个姿势好棒……好爽……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嗯……嗯……俊……好丈夫……幹我……用力幹我……我要你每天幹我……好不好林雪茵荡漾的呻吟。
林姨……我会……我会每天幹妳的……我要妳每天为我穿上不同的三角裤……用我的大肉棒翻开妳的三角裤来幹妳……好不好秦青边说着,边努力的抽送着。
当然好……啊……那些三角裤……本来就是为你买的……啊……嗯……我要每天为你穿……我要翻开……它……啊……让你……插进我的蜜穴……喔……好棒……青……你好会幹穴……我……身体……心……都给你了……快……我要你射进来……射进我的蜜穴……我的子宫……啊……你的好长……好粗……我好爽……啊……顶到花心了……幹到子宫了……
林姨,妳的蜜穴好棒……好温暖……夹得我好紧……好爽……
嗯……不是林姨的穴紧……是你的肉棒太……粗了……林姨喜欢……啊……
秦青把胸膛贴在林雪茵的背上,双手握着她垂下的大乳房,一边抽送,一边揉着。
啊……亲儿子……好哥哥……我要疯了……林姨是你的人……我太舒服……我要叫你好哥哥……好哥哥……你好会幹……幹得我好爽……啊……不行了……快……快射进来……射进我的蜜穴……射进我的子宫……我们一起……啊……
秦青一阵狂插,终于,将精液射进了林雪茵蜜穴里面。
林雪茵也泄了,可以从她不停收缩的蜜穴感觉出来,一会儿,秦青拔出插在林雪茵阴户里的阳具,林雪茵仍维持着弯腰的姿势。
啊……青……只看见一股淫水从林雪茵的穴口流出,顺着大腿流向地板。
喔……好丈夫……我被你幹死了……脚都麻了……蜜穴也麻了……
秦青从后面搂着林雪茵,扶她起身,林姨,辛苦妳了!
林姨转过身抱着秦青直吻,青……好儿子……我好幸福……幹得我……爽死了……
林姨,妳也好棒,我也很舒服。
来,我走不动了,抱我回房间去。林雪茵撒娇的依偎在秦青怀中道。
秦青双手将林雪茵从浴室抱出来,林雪茵像小棉羊一样的偎在秦青的怀里,不由得秦青的阳具又勃起了,刚好顶在林姨的屁股上。
啊……青……你……又……不行了……林姨投降了……真的不行了。
林姨,妳刚刚才说,随时都可以让我幹的,怎么忘了秦青一阵得意的卖弄道。
不来了啦……你就会欺负林姨……先回房再说吧!我们先休息一下,好不好休息过以后,林姨会换上你喜欢的三角裤,再让你好好幹,你知不知道刚才在厨房,林姨故意让妳看林姨的三角裤,然后偷看你洗澡,看到你那粗大的阳具,确定林姨让你动心以后我才下定决心把身体给你。所以,在房间换衣服引诱你,等你进来抱我,可是……你这个木头……就是非要让林姨主动不可。林雪茵终于道出心中压抑许久的想法。
秦青一阵感动,最难销就是美人恩。
林雪茵道:林姨已经完全是你的人了,你随时都可以幹我,但是,要保重身体,別弄坏了,好吗
林姨,我知道了,不过,刚刚在插妳的时候,妳叫我什么,我沒听清楚,可不可以再叫我一次
你好坏……林姨把身体都给你了,你还要欺负我。
好嘛!叫啦,我要听。秦青也撒赖皮的道。
唉!真是,冤家,你这小冤家。林雪茵说着亲了秦青一下,然后在秦青耳边轻轻的说。
哥……哥……我的好哥哥……你幹得小妹好爽,你是我的好儿子,也是我的好哥哥、好丈夫,我是你的林雪茵,也是你的好妻子,你好会幹穴,林姨被你幹得好爽……这样满意了吧
听到林雪茵这一番淫荡的告白,秦青秦青阳具不由得更涨了几许,顶了林雪茵的屁股一下。满意,我的小浪穴老婆。秦青吻了林姨的唇一下,走向卧室。
秦青的性福生活第三章缠绵不知道睡了多久,秦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了,怀里的林雪茵已经不在,秦青赤裸着身体下床,听到厨房里有声音,秦青来到厨房,林雪茵已经换上了衣服,是另一件秦青沒见过的蕾丝睡衣,依然可以看见睡衣里面另一件窄小的粉红色三角裤,林雪茵转过身来。
青,你醒了,吃点夜宵吧!
林姨,妳真的好美啊!秦青一手接过她的三明治,一手搂着她的腰说。
嗯……只给你看喔!林雪茵像个顽皮的小女孩,俏皮的说。
秦青掀起林雪茵的睡衣,想仔细看看这件粉红色的半透明三角裤,好小的一件,两边只是用一根丝带系着,中间的部份只盖住了重要的部位,浓密的阴毛从三角裤的边缘蔓延出来,秦青不禁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它。
喜欢吗林雪茵问道。
林姨,我很喜欢,好漂亮,好性感。说着的的手伸进了三角裤里面,整个手掌贴着林雪茵的阴户,抚弄着阴毛。
林姨,妳的毛好柔软,摸起来好舒服。秦青用中指顺着林雪茵的裂缝来回搓揉。
嗯……啊……青……先吃吧……吃饱了……林姨……再给你……给你幹……我今晚……要让你完全的享受林姨的身体……嗯……
林姨,那你呢吃饱了沒有秦青关切的问。
林姨吃过了,不过……林姨还想吃……林雪茵诡异我微笑道。
秦青把吃了几口的三明治递给林雪茵。
不要,我不要吃这个,我要……我要吃……你的……林姨细声的说着,然后伸手握着秦青又勃起的大肉棒。
林姨……好,让我先舔舔妳的蜜穴。秦青放下三明治抱起林雪茵,让她坐在流理台上。
秦青低下头靠近林雪茵的阴户,那里已经又是淫水泛漤了,秦青沒有脱下三角裤,就隔着这薄薄的一层,秦青开始舔弄蜜穴的部位。
喔……嗯……亲……亲爱的……好……
秦青翻开粉红色的三角裤,将舌头伸进的林雪茵的阴唇。
啊……嗯……哥哥……小丈夫……我好幸福……好舒服……再进去……再进去一点……一股白色的淫水汩汩地流出,秦青把它吸进口中,吞了去。
秦青品尝得津津有味的道:林姨,妳蜜穴的水好香,好好吃。
吃吧……亲爱的宝贝……吃林姨的蜜穴……林姨舒服的仰起头双手抱着秦青的头,抚弄秦青的头发,一副忘我的样子。